华苏呀

我愿中国的少年只向上走,不必理会这冷笑和暗箭。

松松土

最近大爆了一部电影,王源买了两张票,心情甚好的拨了个电话。

等了半天没人接通,就在王源以为不会有人接的时候,电话通了。

王源喜道:“刘柯,我们晚上去看电影吧。”

对面沉默了好一会,王源奇怪的拿起手机看了眼,以为不小心挂断了,一看通话正常,不由得又“喂”了一声。

这次话筒那边出声了:“刘柯不在。”

王源听着这陌生的声音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反问:“你是?”

“我是他室友。”

“哦。”王源点点头,意识到他看不到,又道,“你知道刘柯去哪了?”

“出去了,没带手机。”

王源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那能不能麻烦你过会刘柯回来了,你告诉他给我回个电话?”

“可以。不过你是?”

“我叫王源,你就跟他说王源叫你给他回电话,谢谢。”

对面似乎轻笑了一声:“行。”

王源挂断电话后,吐了口气,无奈的看着刚刚新鲜出炉的电影票。刘柯那家伙又干嘛去了,总是不带手机,不会是在躲他吧?

说起来王源追了刘柯快一个礼拜了,却一点进展都没有,被追求对象冷硬不吃,王源已经被打击的没了脾气。

刘柯长的不算出众,全身上下能让人一眼看到的优点几乎没有。

而王源呢,音乐系小王子,一堆迷弟迷妹为之疯狂,可是他偏偏看上了普普通通的刘柯,像中了邪一样。

王源想了想,还是觉得是刘柯在躲他,说不定现在人就在寝室里,只是找室友帮他打掩护,故意说人不在。

想到之前打听出来的刘柯的喜好,王源跑去专卖店眼也不眨的买了一双球鞋,然后直奔计算机系的男寝楼。

宿管阿姨在看到王源时,奇怪的想这栋楼什么时候又住了个这么俊的小伙子。不过只要进来的不是女生,她也不怎么管。

爬上四楼,王源心里默念着405并且成功驻足门前,然后吸了口气,理了理衣领,敲响大门。

门开的很快,王源有些晃神,这大帅比是谁啊?

“你找谁?”大帅比开口说话了,磁性十足。

王源微微挑眉,发现眼前这人不仅声音好听,个子也比他高那么些,目测183?计算机系什么时候有这么个优质男了?他怎么从来没听过?

王源狐疑,上下扫视了这人好几个来回。

优质男见王源一直打量他,笑道:“你找我?”

王源顿了顿,收回视线,道:“不是,我找刘柯,请问他在么?”

优质男面露一丝了然:“你是王源?”

王源蹙起眉头,这人讲话语气真是奇怪,叫人便叫人,加个儿化音真是让人浑身不自在,王源有些不爽的摸了摸发烫的耳朵,但他也揪不出对方什么错,毕竟可能是人家有口音或者是说话习惯。

于是忽略心里那丝不自在,回答对方的问题:“嗯,刘柯在么?”

对方笑了笑,声音极小,以至于只发出一些气音,王源感觉刚刚有些冷却下去的耳朵又开始发热了,这人难道不能好好的说话好好的笑么?

“你……”王源嘴巴刚张开,就被打断。

“我不是在电话里告诉过你刘柯不在么?”

王源眨眨眼,原来电话里那个就是他啊。

“不是,刘柯真的不在?”

“你不相信我?”

王源:“……”

这语气听着怎么像是我一定要相信他,如果不相信他就是我对他不够信任?可是实际上我跟他有什么关系?我正在追的人的室友?

“相信你相信你。”最后王源还是这么说了,然后将手上拎着的球鞋递给了他,“这是我送给刘柯的,他不在,麻烦你转交给他了。”

“嗯。”对方淡淡的瞥了一眼袋子上印着的商标,退回寝室,啪的关上了门。

王源碰了一鼻子灰,怨念的走了,刘柯到底是不是真的不在啊?他怎么还没弄清楚就被刘柯这个室友三两句打发回来了?

王源有些想挠墙的冲动。

而另一边,405的寝室门刚关上,刘柯就从床上探出了脑袋:“都让你跟他说我不在了,他居然找上寝室了,真烦。”

“你的。”球鞋被丢上了刘柯的床。

“卧槽,aj???”刘柯反反复复的抓着袋子,“王源送的?”

“不然呢?”

“不行不行,我不能要,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我要是拿了不就得跟他谈恋爱?我可是个直男啊!”刘柯苦大仇深,“但是这款……啊啊啊啊难道我要为了它卖身了?王俊凯你倒是说句话啊!我是不是要被王源那个gay佬占便宜了!”

王俊凯凉凉的开口:“到底是谁占谁便宜?”

“啊啊啊王俊凯你什么意思?我这么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难道不是王源占我便宜么?”

王俊凯捏了捏皱紧的眉头,有些不理解的自言自语:“王源到底看上了你什么?”

刘柯从床上蹦起来:“不行,我是个直的不能再直的钢筋直男,我实在受不了两个男的啊!”

王俊凯泼冷水:“钢筋掰掰就弯。”

刘柯:“……”

“你的意思是让我收下球鞋?接受王源的追求?”

王俊凯:“……”

“如果我真的跟王源谈恋爱了,是我在上面还是王源在上面?不行不行,我接受不了我在下面!要不还是让王源在……”

王俊凯受不了的打断他:“你不是说你直的跟钢筋一样,现在又想这些。”

刘柯:“不是你说钢筋掰掰就弯?”

王俊凯扶额:“当我没说。”

刘柯哭丧着脸:“王俊凯,那你说我到底……”

“行了!明天我就去帮你把球鞋送回去!”

“……你干嘛这么激动,吓到我了。”刘柯瞪大眼睛。

王俊凯也被自己吓了一跳,情绪突然就不对劲起来,不过刚刚一番倒是将不知何时积攒在胸腔中的郁气发泄了出去。

“球鞋你别收了,我明天帮你送回去。”王俊凯心平气和的帮刘柯做了决定。

刘柯表示舍不得,王俊凯微笑着提醒他你是个直男。

第二天,王俊凯拎着东西找到了刚下课要去食堂的王源。

被叫住的王源满脑子“???”,看见他递过来的球鞋,眼里闪过一丝丝失落:“刘柯让你送回来的?”

王俊凯点头:“你带回去吧。”

王源心情不美妙的摇摇头,看了眼王俊凯:“他不要算了,送你吧。”

说完面无表情的走进食堂。

王俊凯低头看着球鞋,眉头轻轻的蹙起来。

回到寝室,刘柯看到王俊凯手上原封不动的球鞋,一惊一乍起来:“他不会逼着我收下吧?既然这样我就不得不勉为其难……”

王俊凯斜他一眼:“他送给我了。”

刘柯:“???”

王俊凯也不多做解释,但刘柯一猜就能猜出来:“诶呀,那这球鞋不还是归我么?你又不要。”

“谁说我不要。”

“???”

王俊凯扯出一个笑容。

刘柯依然一脸懵逼。

接着刘柯的手机响了,他探头一看:“又是王源,他到底是有多喜欢我啊?王俊凯你帮我接了吧,就还说我不在。”

王俊凯一言不发的接通,王源在手机那头说:“刘柯,后天我生日,你来参加我的生日party吧。”

“刘柯不在。”王俊凯说。

“又是你呀?”王源惊讶,“刘柯是不是真的不在啊?”

“嗯。”

“我知道了,你还是跟他转达一下吧。”王源顿了顿,“那个,我生日你要不要来?”

王俊凯愣了一下,嘴角翘了翘:“可以。”

王源嘻嘻一笑:“那你一定要把刘柯给带上啊!谢谢你了!”

王俊凯:“……”

电话挂断,王俊凯瞥了眼刘柯:“我现在想揍人,你最好离开我的视线范围。”

刘柯:“……”

“王源说啥了……跟我没关系,你不会揍我吧。”

王俊凯垂眸:“他说后天是他生日,问你要不要去。”

“生日啊?”刘柯托下巴,“生日不太一样,我要不答应他好了?”

王俊凯:“随你。”

然后刘柯自己纠结去了,纠结着纠结着很快就到了生日那天,刘柯问王俊凯:“我到底去不去啊?”

王俊凯穿上外套:“不知道。”

刘柯摸摸下巴:“不对啊,你今天搞这么帅是干嘛去啊?”

王俊凯扯扯嘴角:“你猜。”

刘柯:“……”

最后刘柯还是决定不去了,不能给王源任何我有可能会和他谈恋爱的希望啊!

王俊凯出门前刘柯拉住他叮嘱:“记得收敛点,千万别收割了一大票妹子啊!”

王俊凯拽开刘柯的手,目不斜视的走了。

王源的生日会是在酒吧里举办的,王俊凯到的时候已经没什么人了,王源拉着王俊凯的手臂往后张望:“刘柯呢?你们来的也太迟了吧?蛋糕都吃完了!人都走了!我以为你们不来了!”

王俊凯轻飘飘的说:“刘柯没来。”

王源:“哦。”

瞅了眼王俊凯:“那你来干嘛?”

王俊凯闻言额角不受控制的跳了跳:“不是你邀请我的么?”

王源翻了个白眼,不理王俊凯了。

王俊凯好笑的问:“你喜欢刘柯什么?”

王源闻言居然认真思考了起来,半晌后,道:“你猜。”

王俊凯沉默,后道:“刘柯不喜欢你,他是直男,你知道。”

王源闻言哼哼唧唧的说:“我好想找人打炮啊!”

王俊凯:“……”

“想找个长得帅,身材好的男人打一炮!”

王俊凯:“……”

“你有没有可以介绍给我的?”

王俊凯:“有。”

王源精神一震:“真的么?”

“真的。”

“活好不?”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好啊。”

一问一答的十分顺溜,然后王俊凯拉着王源拐去了隔壁酒店开了间房。

王源站在电梯里问:“你说的是你自己?”

王俊凯微笑:“对啊。”

电梯门打开,王俊凯拿出房卡开了门,王源握住王俊凯的胳膊:“你叫什么?”

“王俊凯。”

王源吸了口气:“王俊凯,你得对我温柔点。”

王俊凯闻言,笑的眼睛都弯了,伸手呼噜了一把他的毛:“嗯。”

然后房门一关,两人就亲上了,干柴烈火衣服掉了一地,王俊凯进入王源前咬了一下他的耳朵,笑道:“你的耳朵总是这么容易红。”

王源仰着脖子承受着他的撞击,紧紧的扒着王俊凯的肩膀,喘了口气断断续续的说:“你是不是早就……”

“你猜。”王俊凯封住了王源的嘴。

王源想,我猜是的,在敲响那扇寝室门后,一切都不同了。

打开门的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像他梦中的情人呢?

睡前,王源在王俊凯耳边小声的说:“你知道么?你挖了你室友的墙角。”

王俊凯捏了捏王源的耳朵,心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这么这么这么这么可爱的人呢?

很久以后,刘柯才知道王源居然和王俊凯在一起了,他追着王俊凯问:“什么情况?”

王俊凯微笑脸:“正如你所知道的那样。”

刘柯:“靠!挖了老子的墙角还拽成这样!”




-完-


然后,好久不来,一来就被垃圾污了眼。

是个可怜人,活了这些年,不知道什么是爱。







评论(50)
热度(1180)

© 华苏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