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苏呀

我愿中国的少年只向上走,不必理会这冷笑和暗箭。

作死抽到了一只长期饭票(4)


眼见着王俊凯快要绕过门走出去了,却突然像是感应到什么一样,回头朝餐厅看了眼。

王源吓得菊花一紧,赶紧低下头,慌慌忙忙的往嘴里塞西瓜,嘴角都沾上了汁水,显得有些心虚。

幸好王俊凯只是看了眼便转身走了,王源松了口气,咽下嘴里的西瓜,细细的擦拭起嘴角和手上四溢的西瓜汁。

这时,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王源丢掉餐巾纸,拿出来一看,是刘锡远。

接通,分贝简直突破了天际:“你人呢?不会自己飞回重庆了吧?”

王源非常镇静:“没有,我在一楼的自助餐厅。”

“吓死我了!”刘锡远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拍了拍胸脯,“我看你给我打了五个电话,我还以为你是要回去了,给我告别呢。”

王源心想,真要回去也不会打电话给你吧。

嘴上却逗他说:“对啊,我想跟你告别来着,但是你不接,我就先下来填饱肚子,吃饱了就回重庆了。”

刘锡远闻言道:“别闹。”

王源耸耸肩膀,咬了口蛋糕:“你回来了,那我们商量下回重庆的事吧。”

刘锡远制止道:“我带你见个人,见过了再说这事,好吧?”

王源点点头,嗯了声便挂了,接着又往嘴里塞了块蛋糕。

刘锡远下来拉着王源要走的时候,王源摆了摆手,示意他等会,然后跑回餐厅倒了杯果汁,喝完后又塞了块西瓜,嘴巴鼓鼓的像只仓鼠。

刘锡远好笑:“你是饿死鬼投胎啊?”

王源含糊不清的说:“不要钱,不吃白不吃!”

刘锡远道:“你这样可不行,成为公众人物要注意形象的。”

王源咽下西瓜:“关我屁事,我明天就回重庆。”

刘锡远尴尬了,咳了咳道:“我都说了,带你见个人,说不定见了,你就想留下来了。”

王源斜眼看着他:“谁啊?”

刘锡远卖关子:“过会你就知道了。”

王源不知为何,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有些反抗起来:“那我不去了。”

刘锡远不顾他,直接揪着王源的衣领往地下停车场走。

王源扒着电梯门死活不肯进,却被刘锡远一根手指头一根手指头的扳了下来。

“你怎么了?不能消停点?”刘锡远皱眉。

王源靠在按钮旁不说话,见到电梯门快要合上,快速的按下开门键,接着迅速的冲了出去。

刘锡远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了王源的衣摆:“你知不知道电梯里这样很危险?”

王源:“……我只知道,我今天应该穿一件外套,这样我刚就能逃离你的魔爪。”

刘锡远疑道:“之前在餐厅还好好的,怎么突然犯起倔脾气了?”

王源道:“我觉得我今天有血光之灾。”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对着屏幕撩起额头上的薄刘海,“你看,我印堂发黑,不适宜见生人,让我回去吧。”

刘锡远不听他胡扯,扯了扯嘴角道:“印堂发黑更应该见见贵人冲冲煞气。”

“就怕不是贵人,是仇人啊。”王源欲哭无泪,他心里早就模模糊糊的有些猜到要见的人是谁了。

果然,豪华车座里,王俊凯正低着头玩手机,好半刻才抬起头来扫了眼王源。

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好看的要命。

王源仰着头看着车顶,哎,作孽。

刘锡远开口道:“这是我挑中的。”

王俊凯没说话,挑了挑眉,示意他。

刘锡远继续说:“你还不相信我眼光?”说着拍了拍王源的肩膀,“王俊凯,不用介绍了吧?王源你先做个自我介绍。”

王源笑了笑,咳了两声清清嗓子,道:“唔系王源。”

刘锡远:“……你干嘛呢,好好说话。”

王源一脸无辜:“唔系在好好缩fa啊。”

刘锡远有些怒了,靠近王源耳边小声威胁:“现在跟我犯倔是吧,信不信我让你回不了重庆?”

王源努起嘴,一脸真诚的看着刘锡远:“雷se得么?”

王俊凯一直面无表情的看着王源,听到这句话之后竟然轻轻的笑了起来,他捏拳放在嘴角,忍笑道:“刘锡远,你不会是强迫人家的吧?”

王源心想,明明是哄骗!是欺诈!是拐带!

刘锡远扶额,颇有些无奈:“他有些难搞定,古灵精怪的。”

王源闻言眼珠转了转,笑道:“当雷4夸唔咯。”

王俊凯摇摇头:“不是古灵精怪,是满肚子坏水。”

“对吧?”王俊凯看着王源,直问道,“我的纸好用么?”

王源懵逼一瞬,破口而出道:“唔则样缩fa雷还能听粗唔的声音?”

王俊凯勾勾嘴角:“因为你的声音,很好听。”

王源闻言低下脑袋,复又抬起来,一本正经的说:“就算雷则样缩,唔也4不fei害羞的。”

王俊凯挑眉,也学着他的口音说:“雷以后都不fei害羞么?”

王源:“对!”

王俊凯扭过头笑起来,王源只能看见他抖动的肩膀,片刻后他扭回头拍了拍刘锡远的肩膀:“挺有意思,蛮符合童一的人设。”

刘锡远闻言眼睛一亮:“可以定下来了?”

王俊凯:“明天带他去导演那试镜。”









-tbc-




评论(22)
热度(500)

© 华苏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