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苏呀

我愿中国的少年只向上走,不必理会这冷笑和暗箭。

作死抽到了一只长期饭票(1)


A中食堂里怨声载道,学生门端着餐盘骂骂咧咧。

“吃死啊,一个星期都他妈是豆芽,连根肉毛都没见着!上次升旗仪式还说这星期有荤的,放屁,连油水都没有!”

张开扬也在一旁搭腔:“就是就是,这汤是洗锅水吧。”

王源一边吃一边白眼:“你们可以不吃,别唧唧歪歪了。”

马秀道:“我说啊,我上个月回家,带了面包还没吃完……”

众人集体露出嫌恶脸:“咦……没馊也霉了吧。”

马秀不爽:“谁说的,我保存的很好,现在还香喷喷的。”

王源看了眼马秀的一身肥膘,道:“你现在看坨屎都是香的,别说馊掉的面包了。”

马秀不甘道:“我看这豆芽就他妈是臭的!”

张开扬哈哈大笑:“那你去吃屎吧!”

马秀道:“你去茅坑挖我就吃!”

张开扬道:“你以为我不敢?”

马秀:“那你去啊!”

张开扬:“我挖你敢吃么?”

马秀:“你敢挖我就敢吃!”

王源捂住额头:“闭嘴。”

马秀捂住嘴巴,看着盘里的豆芽唉声叹气,最后还是没能下嘴:“我还是回去吃面包。”

让人惊奇的是,这面包还真没馊,而且隐隐散发着一股让人肠胃蠢蠢欲动的香气。

张开扬道:“你行啊,怎么做到的,一个月的面包还是香的。”

马秀哼哼道:“只带你分一口。”

张开扬面上不稀罕,嘴上却道:“多点,别小气。”

王源摇摇头,屁股刚坐到床上,一阵铃声响起,惊动了整个宿舍。

张开扬嘴里的面包掉在地上,大喊大叫道:“卧槽!啥声!铃声啊!手机声音!”

马秀耳朵尖的不得了,下一秒就往王源床上凑,王源见了上去抓住他的肥膘:“你干嘛?”

马秀道:“王源,你这可就不够意思了,有手机还藏着掖着。”

王源面不改色:“不是我的。”

马秀道:“骗谁呢。”

王源道:“真不是我的,午饭前不是有人叫我去侧门一下么,是一个女生把这手机给我的。”

张开扬酸道:“好皮相就是吃香,现在这些小姑娘怎么就不能欣赏我这种内在美呢?”

马秀被恶心到了,直叫王源把手机拿出来,王源无奈,一看,居然还是最近刚出来的肾6p,马秀嚷嚷道:“这姑娘他妈的有钱啊!”

“你是不是对人姑娘做什么了?不然送个肾给你?”

王源道:“我不认识啊,手机丢地上就跑了,头发半遮着脸,我都没看清她长得啥样。”

“这姑娘太实诚了,做了好事,就他妈该露脸啊,不然白做了。”马秀说着摸了摸肚子,接着一拍大腿,“靠!有了手机!直接叫外卖啊!让外卖小哥偷偷送到侧门那里。”

张开扬和王源眼睛一亮:“对啊!”

没过一会:“靠!没插卡!”

“没wifi……”

“支付宝也没钱……”

王源丢开手机,烂苹果。

“等等,那手机刚为什么响了?”

王源又拿过手机看了眼,道:“没电了。”

“所以说,那女生才不敢露脸!做的这叫什么事!”

下午是两节物理两节英语,都不是王源喜欢的,他歪着脑袋趴在桌子,没一会,张开扬从外面风风火火的跑进来,一把揪起了王源:“跟你说件事!”

王源无精打采的,张开扬凑到他耳边小声道:“听说了没?保安室那地中海老婆今天要生了。”

王源掀了掀眼皮,哦了一声:“我以为你老婆生了。”

“我呸!哥还是个处好么!我的处男之身是要留给未来老婆的!”

王源恶寒,张开扬又道:“地中海老婆要生,他跟学校请假了,这几天他都不在学校。”

王源闻言打起神来:“确定可信?”

“绝对的,我亲眼见到地中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出了校门。”

王源装模作样的叹气道:“四十岁才有了个孩子,也是为难他了。”

张开扬哼道:“一定是他在学校缺德事做多了。”

王源看着张开扬,挑了挑眉,张开扬笑了笑也回了个,两人心照不宣的露出了一丝奸笑。

晚自习结束的铃声响起,王源收拾好东西和张开扬勾肩搭背的往寝室走。

两人走到男寝的楼道口外,突然一个变道,冲向了寝室楼旁的花丛,借着天暗和花丛的遮掩,鬼鬼祟祟的绕到了男寝楼后,接着直奔侧门。

王源边跑边说:“马秀能不能靠谱?”

张开扬道:“不靠谱也只有他了,他那么肥没法跟咱们一块行动,只能在寝室给我们打掩护糊弄查寝的人了。”

王源道:“出去了先撸串,撸他个精尽人亡!”

张开扬接道:“撸完了去网吧,五点多早操前回寝室。”

两人一拍即合,很快就到了侧门,王源脱掉身上邋遢的校服,窝成一团塞进了一旁的树洞里。张开扬照做,王源又弯下腰准备脱校服裤子,张开扬道:“你干嘛?裸奔啊!”

王源呸了一声,校服裤子坠在地上,腿上还穿着一条及膝的牛仔短裤。

张开扬目瞪口呆:“你…你……你……”

王源道:“出去玩,形象还是要的,穿个校服裤子像什么样子!”

张开扬:“……”

王源将裤子也塞进树洞里,接着搓搓手,轻轻一跃,一把抓住铁栅栏的上端,手臂发力,长腿一跨,身体一翻,过去了。

王源站在校外,看着还在校内的张开扬,道:“我像是来探监了。”

张开扬:“滚!”

说着也翻了过去,虽然有些坎坷。

两人嘻嘻哈哈的去了离学校有些距离的路边摊,点了一大盘的炸串。

他们没敢叫啤酒,只要了两瓶雪碧,一边撸串辣的流泪,一边闷着雪碧发出满足的叹息。

“这才是人过的日子!”王源道。

张开扬道:“老子吃豆芽吃够了,脑袋上都要冒芽了。”

王源噗嗤一笑:“你戴个眼镜,柱个拐杖就能cos慢羊羊了,哈哈哈哈。”

张开扬道:“你幼不幼稚?多大了还喜羊羊与灰太狼。”

“呸,没童心的家伙!”

“再叫点吧,没吃够。”

王源制止他:“还留点钱充Q币,不能全吃完了。”

张开扬道:“没给马秀带。”

王源道:“给他几包方便面他就感恩戴德了。”

张开扬竖起拇指:“你狠,马秀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你了?”

王源不咸不淡的说:“他下午调戏我手机上siri,把手机玩没电了。”

“看来他寂寞久了。”

王源笑而不语,付了帐便向最近的网吧走。

走到门口,王源突然觉得口渴:“你先去,开一台邻座的,我去买瓶水,刚吃的太辣了,还没缓过来。”

“给我也带瓶。”

王源点头,朝一旁的小卖部走过去,向老板要了两瓶农夫山泉,拎开瓶盖闷了一大口。

水刚咽下去,肩膀就被人拍了。

王源一回头,是一个留着络腮胡的陌生男人,王源皱皱眉,起了戒备之心。

男人开口了:“你好,我是荣耀娱乐公司的星探,我观察你很久了,我觉得你非常有当明星的潜质。”

王源:“……”

男人见王源没反应,又道:“你难道没听过我们公司?最近大火的电视剧《狼牙棒》《卫庄者》《花钱谷》,还有票房大卖的电影《侄子花开》《火火英雄》都是我们公司投资的。”

王源:“……”

男人见王源依然不为所动,又道:“你的外形真的非常适合娱乐圈,肯定会有一大票的粉丝……”

王源没等他说完,直接转身,丢下句:“神经!”

男人追上去,锲而不舍:“你是不是以为我是骗子?”

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我真的是荣耀娱乐公司的人。”

王源看都没看,不耐烦的挥手让他快走。

“我们公司是娱乐界的巨头,旗下大牌云集,白依依,刘瑜,杨迎,还有天王王俊凯!”

王源脚步一顿:“关我屁事,别跟着我了。”





-tbc-



评论(37)
热度(740)

© 华苏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