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苏呀

我愿中国的少年只向上走,不必理会这冷笑和暗箭。

随随便便喜欢上室友也是没救了


我叫王源,今年高三,成绩不太行,经过我爸和我妈暗搓搓的商议,我被坑去了邻市的一所全封闭中学。


听说那个学校很恐怖,环境奇差,老师奇凶,同学奇不友好,作业奇多,升学率却杠杠的,我有个邻居去了那个学校之后成绩像是被人硬生生拔了苗似的,于是我爸妈动心了,于是我就被扔去了。


去了学校的第一周我就瘦了一圈。我本人本来就属于瘦的那类,现在简直是行尸走肉了,我估计我爸妈看到了会心疼死,我想跟他们视频,但是学校不允许带手机,其实这是其次,重点是学校没有wifi,连老师的办公室都没有,听同学说,这是为了以身作则,体验民间疾苦。


这所中学的制度是一个月放一次假,一次放两天,星期五下午不上课,星期天中午就得过去,我默默的看了眼课表,星期五下午的课是美术&计算机,呵呵哒


我回到家,我爸妈果然吓傻了,买了一堆好东西给我大补特补,我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将手机里提示的46款软件全部更新了。


星期天我又要返校,我爸妈的态度由“孩子别怕苦好好拼一把”变成了“源源别去了妈给你转学”,哪有那么容易,我道:“主要是因为学校里的人太奇葩,我听人说,学生可以不住宿,自己在外面租房子,只要上课不迟到就ok,但是要给学校不少钱,你们觉得呢?”


他们觉得,他们当然觉得好,二话不说的就跑去邻市给我找房子,三天后我依(兴)依(高)不(采)舍(烈)拖着行李箱离开了学校。


房子离学校很近,骑自行车十几分钟就到了,我妈一边帮我收拾东西一边说:“要和人家孩子好好相处知道么?”


等等,人家?什么人家?


我妈又说:“这里房子太难租了,就和别人合租了。”


我惊呆了,问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男的女的?”


我妈瞪我:“当然是男孩子,你想什么呢?我同意人家父母也不一定放心自家女儿和男生住在一起。”


我啃着苹果,我也没说啥啊是不是,这问题不是下意识问出来的么?再说了你儿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天下第一帅,怎么可能随便就动人家小姑娘?


到了晚上,我就见到了那个合租人,长手长脚,长的挺帅的,叫王俊凯,放到我以前的学校绝对是校园男神级别的,哎说不定现在也是。


他吃饭的时候一句话都不说,坐的笔直,这时候我妈已经走了,我吃饭形象不太好,喜欢趴在桌子上,一只手垂下去,王俊凯皱了皱眉头说:“你好好吃饭行不行?”


我难道没有在好好吃饭么?


此时我跟他还不太熟,加上刚那句讲话没超过十句,我说:“你坐的这么直,吃饭不累么?”


王俊凯一脸匪夷所思的望着我,大概在他眼里我这样吃饭才是真累吧,“你这样歪着身体吃饭,容易肠子打结。”


“……”我无言以对,坐直了身体,但没一会又趴下去了。


王俊凯又说:“你怎么跟没骨头似的?”


我没了食欲,撂下筷子说:“饱了。”


王俊凯欲言又止的看了眼我没动几口的碗,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洗完澡躺在床上,除了隔壁的王俊凯,这里简直是天堂,可能因为我太兴奋了,第二天起床发现五六撮毛都翘了起来,遍布整个脑袋,像只滑稽的刺猬。


我苦着脸找梳子,一直没找到,我不会丢在寝室里没拿来吧,我不信邪的按住脑袋上的毛,最后我还是认命的敲响了隔壁的门。


王俊凯像是早就醒了,脖子上搭着一条毛巾,我好奇:“你干嘛去了?”


他言简意赅:“跑步。”


哎呦喂这是要真发展男神路线啊,每天起早跑步什么的太小说男主了吧。


我道:“你有梳子么?”


他看了眼我炸起来的毛,道:“没有。”


我看了眼他服帖的毛,不相信:“怎么可能?”


然后他摔上了门。


这个人真的很恶劣,好好讲话不行么?没有就没有呗,我冲着他的房门呸了一口,然后一抬头发现他打开了门,手上正拿着一把梳子。


他脸色黑下来,又碰的摔上了门。


我:“……”


为什么开门声音这么小?关门声音震云霄?


我苦着脸回到房间,拿出一顶帽子倒扣在脑袋上,只能这样了,对着镜子摸了摸下巴,嗯,依然帅裂苍穹。


等我打理好自己,出来就见王俊凯坐在餐桌上吃饭,我上前拿了一根油条叼嘴里:“你买的?”


王俊凯一脸的你废话,我快速的嚼吧嚼吧吃完一根,伸手又要拿,结果王俊凯拿筷子抽了我一下,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句话:小样,付钱了么


小气吧啦的,我撇撇嘴拎起书包出门了。


进了班级我受到了热烈欢迎,同学们都很羡慕我能搬出去,以后不用再受食堂的荼毒,可以吃好喝好,还有手机玩,我摸了摸肚子,想到王俊凯连根油条都不给,顿时觉得搬出去也没吃好喝好啊,关键是室友太小气。


上课的时候老师特别关照了我一下,好几次把我叫起来回答问题,答不出来就挨板子,我的手心通红通红的,稍微握拳就痛彻心扉,老师跟我说:“哼,搬出去住,学习可不能落下,数学我会单独多出几道题目给你。”


唔…好恶心……


不过我又松了口气,只有数学还好还好,结果语文英语各科课代表都跑来通知我,英语多做一套卷子,语文多写两篇阅读和作文什么的时候,我是拒绝&崩溃的。


还让不让人活了!


我看着同学幸灾乐祸的表情,他们都在嫉妒我,嫉妒我能搬出去。


上完晚自习回到房子里,我发现桌上居然有许多零食,薯片果冻一大推,我拿过一个看了眼,应该是王俊凯买回来的,想到他早上那小气劲,算了放下吧。


“你可以吃。”


我回头,王俊凯就站在他的房间门口,我道:“为什么?”


王俊凯奇怪:“这个还要问为什么?”


我又道:“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你作业写完了么?”


王俊凯顿了一下,反身摔上了门。


这个坏习惯他要什么时候才能改掉?


我咬了口果冻,将零食全都扫在一边,直接在餐桌上摊开作业写了起来。


数学老师是变态吧?这么难的题目什么意思啊?我咬着笔头一筹莫展。


“你用错公式了。”


我抬头,王俊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身旁,那个房门怎么开起来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道:“你会?”


他点头,然后就细致的跟我讲起题来,我从一开始的漫不经心变成了震惊,“你…挺厉害的。”


王俊凯微微一笑:“谢谢。”


要不要这么正经?我托着脑袋,觉得这人有些无趣,岂料王俊凯又道:“你觉得我厉害是因为你太弱了。”


王源翻了个白眼,求你还是无趣一点吧。


我道:“你这么厉害干嘛还来这个学校啊?还是你是来了这个学校才这么厉害的?”


王俊凯挑眉道:“我从来没说过我是你们学校的。”


我奇怪:“不是我们学校的你干嘛和我合租?这里挺偏的,离市区老远了。”


王俊凯似乎有些忍俊不禁:“你不知道这附近有两个学校么?”


“逗谁呢,另一个是一线大学好不好?等等……”我惊讶的看向他。


王俊凯点头证实了我心中的猜想,“我是A大的。”


我:“……”


我道:“我爸妈就想让我考A大来着。”


王俊凯看了眼我的试卷,诚实的说:“你不行。”


我切了一声,他又说:“不过你很聪明,我说的东西你一点就透,就是……太懒了。”


“你从哪里看出我懒啊靠!”我有些窒息,爸妈也喜欢说我在学习上太懒惰让他们操碎了心来着。


王俊凯指了指他自己的眼睛:“从你的眼睛,你聪明,但你看到这些很不耐烦。”又指了指我的作业。


我说:“嘿兄弟,你心理学成绩不错啊。”


王俊凯点点头,我不理他闷声写作业,又听他说:“你这个点不饿么?”


“饿。”


“那些为什么不吃?”


我道:“早上一块钱的油条不舍得给我,晚上十几块一包的薯片倒是舍得。”


王俊凯皱皱眉头:“我什么时候不舍得油条了?”说完又恍然道,“你吃的太急了,嘴里的还没吞下去又要往里塞,我是让你吃慢点,没说不让你吃。”


我:“……好吧,算我小人之心。”


见王俊凯没有要去休息的意思,我道:“我做作业要到很晚,你去睡觉吧。”


王俊凯摇摇头:“我刚喝了好几杯水。”


有什么联系么我不理解,他见了道:“会水肿。”


我听了哈哈大笑,实在想象不出眼前这人水肿的模样。


于是我就默许他坐在我对面看着我写作业了,中途好几次他拆开薯片喂我,我也没拒绝,就这他的手就吃下去了。


直到作业写完,洗完澡躺在床上后,我才惊觉那什么情况啊,居然有琴瑟和鸣的感觉,靠,琴瑟和鸣什么鬼,一定是作业做多了,快吃包薯片冷静一下。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一个晚上没睡好,脑子里老想着王俊凯喂我吃东西,连做梦都是王俊凯伸出自己胳膊豪迈的说:“来!吃!别饿着!”


好不容易天快亮的时候才真正有了些睡意,半睡半醒间,有人敲我的门,打开一看,是正跑步回来的王俊凯,看到他我想到自己做的梦有些心虚,小声的问他:“有事?”


王俊凯道:“你怎么还没起床?”


他看了看腕上的表:“你知道现在什么时候了么?”


我还有些处于迷糊阶段,傻傻的问:“什么时候?”


王俊凯道:“还有13分钟,你们早读就要开始了。”


我闻言晃了晃脑袋,尖叫一声,惨了惨了,我奔去洗手间随手往脸上糊了把清水,往嘴里塞了条口香糖,帽子一扣,拎上书包就要踏上火箭,却被王俊凯一把拽住了后领。


我瞪他,他道:“你那自行车十分钟能到学校?”


“早一分钟是一分钟,你放开我!”


王俊凯摇摇头:“我送你。”


我愣了下,他送我?他拿什么送我?


他拉着我下楼,在房子后面拖出来一辆炫酷的机车,我眼睛瞪得老大的,卧槽王俊凯深藏不露啊!


他长腿一跨就坐了上去,我的目光在他腿上流连了许久,听他喝道:“还不上来,想迟到?”


我哦了一声,坐上去后非常省心的没让他提醒,就自己紧紧抱住了他的腰,王俊凯却道:“你抱着我干嘛?”


“……”我不想让他觉得是我自作多情,便道,“我怕你技术不过关,把我甩出去。”


王俊凯闻言像是有些无奈,骂了我句笨蛋,我回嘴道:“你才笨蛋。”


话音刚落,机车biu的一声窜了出去,我头上帽子本来就没戴稳,被风一刮,飞走了,我对着王俊凯耳边大喊:“我帽子掉了!”


风太大,他似乎没听清,我又喊了句:“我帽子被风吹掉了!”


王俊凯回喊道:“你有过脑子么?”


我静了一瞬,王俊凯大概把帽子听成脑子了,算了,到时候再说吧。


不得不说王俊凯的速度杠杠的,四分钟就飙到了校门口,我一下车,就听到他的疑问声:“诶你帽子呢?”


我淡定的回答:“我没戴帽子。”


他一脸不相信,我一脸肯定的转过身走进了学校,王俊凯我这可是为了你好,免得我说出真相你尴尬。


到了班上,我从我抽屉里掏出来一个粉红色的信封,我几乎瞬间确定了这是啥,拆都没拆开,直接丢给了我同桌:“你爱咋地咋地。”


我同桌趴在桌上,脸颊上的两块肉都陷了下去,显得有些可怖,他笑了笑,看上去有些阴险:“这个给老师,能拿500块。”


我听了一下抽了回来:“你别害人家。”


最后我还是把东西夹进了书里。


晚上回去,桌子上又有一堆零食,我愣了下,我记得昨晚我就全部吃光了啊,难道王俊凯又买了?


“回来了?”王俊凯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我打开书包:“对啊,你快去睡吧。”


其实我心里很奇怪,这种熟稔的语气是怎么回事,明明才认识两天啊。


王俊凯道:“嗯,那你安心写作业吧,饿了就把那些吃了。”


我嘟囔一句:“会发胖。”


王俊凯道:“你现在瘦的我以为在面对一个丧尸。”


“有那么夸张么?”


王俊凯笑而不语。


“好了好了,你快睡觉吧。”


到了那个点,我累的趴在桌上,瞄了眼一旁的零食,我扯开嗓子喊:“王俊凯——”


片刻后,门开了,王俊凯靠在门框上问我:“怎么了?”


我想让你喂我吃东西我实在是说不出口,只好采取迂回政策,道:“你忙么?我有道题不会做。”


王俊凯闻言走了过来,看了眼题目,眯了眯眼道:“你昨天做了一道同题型的题目,完全正确。”


我道:“我昨天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不算数。”


王俊凯好像被我逗笑了,叹气道:“有话不能直说么,拐弯抹角着来。”


我装作听不懂,其实我觉得王俊凯一定不会懂我的心思,他也许只是觉得我碰到同题型的题目发懒不想做了。


题目讲到一半,王俊凯又问我:“饿了么?”


我说饿了,他说要我喂你么,我老觉得他的语气有些促狭,但我还是点头同意了,并且十分主动的张大了嘴巴。


凌晨我用枕头捂着脑袋,糟糕了糟糕了,我好像喜欢上一个男人了,这同一屋檐下,真是免不得要尴尬。


我收拾书包的时候,无意间又看见了上午被我夹在书里的情书,我想了想,还是拆开了: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我:………………………………


我将情书折回原处,塞进信封里,怎么办我现在受到了惊吓。


躺在床上,我一直在想那封情书,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半夜里又爬起来将它拆开看了又看。


若是平常,我看到这情诗压根不会有什么感觉,但错就错在这时候我喜欢上了王俊凯。


我从抽屉里拿出纸和笔,照着诗自己又抄了一遍,抄完后心里总算平静了一点,慢吞吞的爬回了床上。


我看着天花板,敲了敲一旁的墙壁,本来只是敲着好玩,没想到居然得到了回应,我愣了下,又敲了两下,接着隔壁也敲了两下。


没一会儿,我的房门响了,我打开门一看,王俊凯抱着胳膊站在门口:“你怎么还不睡?”


我眨眨眼睛,有些不好意思,转身跳回了床上,一回头却见王俊凯走向了我的书桌,我脑子一炸,上面还有没收起来的情诗啊妈妈!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王俊凯就拿起了我的诗,短短几秒,扫视完毕,王俊凯道:“你写这个做什么?”


我跳下来,将情诗抢到手上:“陶冶情操用的。”


王俊凯噗嗤笑了,道:“有对象没什么,遮遮掩掩的干嘛?”


我一时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又听王俊凯道:“暗恋?”


我瞪他:“对啊,不行啊!”


王俊凯耸耸肩膀:“别发春了,快睡觉,明天起不来迟到我可不送你了。”


王俊凯走后,我躺在床上根本睡不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听见隔壁碰的摔门声,看了眼时间,王俊凯应该是出去跑步了,只是…怎么比平时还要早一个小时?


没有睡意,我干脆起床了,梳洗完毕后,我看着昨晚写的东西,脸上一阵燥热,太矫情了真是……


我本想一巴掌窝掉那纸,最后不知怎么鬼使神差的居然将情诗送到了王俊凯房间的桌上。


我真是疯了,我跑出来坐在餐桌前,捂着胸口平息躁动,没坐多久,王俊凯回来了,他看到我穿戴整齐的坐在桌前,还愣了一下:“你今天…好早,我去洗把脸。”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走进房间,一把捂住脸,将头压到了桌子上,惨了惨了,药丸。


让我惊讶的是,王俊凯像没事人一样走了出来,淡定的开始准备早餐,难道他没看到?不可能啊,那么明显…我心神不定的坐在椅子上,只希望王俊凯能出声。


最后还是我顶不住压力开口了:“那个…你看到你桌上的东西了么?”


王俊凯抬眼看我:“看到了,吃饭。”


我道:“你没什么要说的么?”


王俊凯道:“有,吃完再说。”


我心里一紧,王俊凯会说什么呢?


“魂不守舍的,我不是说了么,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王俊凯又用筷子抽了我一下,我道,“你不先说,我吃不下。”


王俊凯摇摇头,道:“想不到你这么热情。”


我:“……so?”


王俊凯:“我会害羞的。”


闻言我一时都不知道该接什么好,半天后憋出来一个字:“哦。”


王俊凯喝了口豆浆:“你知道怎么透过态度看本质么?”


我:“……太深奥我不懂。”


王俊凯对此赏了我一个字:“笨。”


他顿了顿,问道:“你看我态度是什么?”


我:“……”


王俊凯叹气:“我怎么会喜欢你这种蠢蛋……”


我:……


我回嘴道:“其实我觉得我就这样随随便便的喜欢你,简直太不认真了,为了表现我认真的态度……”


“我也觉得随随便便就答应你的求爱太不认真了,所以……”


“等等!”我拍桌,“你不准反悔,闭嘴,吃饭。”


过了会我道:“你等会送我去上学么?”


“可以。”


我笑了,心里非常感谢那个给我写情书的女孩&不远万里给我找房子的老爸老妈。


我终于结束单身狗的狗生了!







-完-



评论(56)
热度(1913)

© 华苏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