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苏呀

我愿中国的少年只向上走,不必理会这冷笑和暗箭。

吃醋了


- 老梗,就是想写……然后偏了…




木头:[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简直被karry那个眼神杀毙了!!!!]

闲鱼:[啊啊啊真的好棒啊!三水你视频剪的也太牛逼了吧!!]

三水原:[还好啦,也不是我一个人做出来的,岂几也有份的,不过最后是我发布的而已啦。]

全群最攻:[最后马思远虐死我了!!!你们怎么可以剪虐的??@岂几  一定是你出的馊主意,怂恿三水!!]

三水原:[没有啦,是我自己要剪的,岂几提供了灵感hhhh]

岂几:[好过分,冤枉我QAQ]

岂几:[@三水原  要抱抱33]

三水原:[么么么么么]

木头:[…………………为什么你们还不组cp我不懂]

三水原:[hhh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山谷:[你跟岂几组cp了?]

三水原:[(惊吓)你咋知道的?]

闲鱼:[你还不知道岂几?你问问现在圈里谁不知道你们组了?]

木头:[………我不知道]

三水原:[………@岂几  打你屁屁哦]

岂几:[QAQ我太开心了,憋不住]

闲鱼:[你岂止是憋不住,你压根就是昭告天下了好吧,三水你没看到岂几微博么?]

三水原:[我现在去看。]

岂几:[→_→]

王源点开岂几的微博,首页第一条置顶博赫然是他们组cp的事。

不爱吃泡菜的岂几:

我以后就是有家室的人了,你们不要再喊我老公了,我是@三横一竖三水原 的老公[亲亲]

王源忍不住摇头,“小丫头片子,胡说八道什么。”

三横一竖三水原:转发微博:

你开心就好

不爱吃泡菜的岂几:

我以后就是有家室的人了,你们不要再喊我老公了,我是@三横一竖三水原 的老公[亲亲]

闲鱼:[三水这是捍卫身为一个攻的尊严啊hhhhhhhhh]

全群最攻:[岂几我就说你怎么可能是攻嘛果然!!!]

岂几:[……]

突然,QQ小窗跳了出来,是岂几。

岂几:[三水你啥意思?]

三水原:[??咋了?]

岂几:[你开心就好什么意思?]

三水原:[就是你认为的意思啊]

岂几:[这事没商量,我是攻!]

三水原:[……]

岂几:[冷漠]

王源坐在桌前叹了口气,无奈的敲键盘,虽然关系很好,但这样攻攻受受老公来老公去的还是觉得很怪异啊。

三水原:[你开心就好]

三水原:[等会再说,我有事儿。]

王源下了线,走到厨房应了老妈一声:“怎么了?”

源妈端了碟西瓜递给王源:“昨天去外公田里摘得,刚冰镇好,送小凯家去。”

王源翻了个白眼,有些不情愿:“我还一口没捞着你就打发我去办事,是不是亲妈?”

源妈闻言捏起一片送王源嘴里:“行了快去,哪那么多事?”

王源吞下西瓜,“好甜,你妹又便宜王俊凯那货了!”

端着碟子走到对门,王源伸手敲了敲门,很快门开了,露出一张帅气的脸,王俊凯挑了挑眉:“进来吧。”

“不进!”王源拒绝了王俊凯,直接将碟子递给他,“拿着,我外公家种的西瓜,刚冰镇好的,我妈叫我给你端过来。”

王俊凯没接,侧过身:“你先进来。”

王源执拗的摇头:“不进,你接不接,不接算了,我拿回去自己吃。”

说完转身就走,王俊凯道:“你还在生气啊?”

“谁生气啊莫名其妙。”

“还说没生气……”王俊凯端过碟子,将王源拉进家里,“有什么好气的?”

王源甩开他的手:“我都说没生气啊,跟我又没关系,我生个毛气啊?”

王俊凯将西瓜放在桌上,捏起一片尝了尝:“好甜!”

说着又捏起一片递到王源嘴边:“张嘴。”

王源扭过头:“东西送到了我回去了。”

王俊凯无奈,想了想开口道:“那情书真不是我收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在我书包里。”

“哦。”

“你到底在生什么气?”

王源不耐烦的摆手:“都说没生气了,你烦不烦啊?听不懂人话?”

王俊凯闻言噤声了,似乎也有气了,“那你回去吧。”

王源鼓了鼓嘴巴,顿了半天,捏起一片西瓜放进嘴里才迈脚走人。

坐回电脑前,王源还是有些忿忿不平,王俊凯什么态度?

点开QQ,发现岂几发来了一串消息

岂几:[啥事啊?]

岂几:[好吧,我等你]

岂几:[回来了么?]

岂几:[好久啊]

岂几:[人咧?]

岂几:[你生气了?]

岂几:[……不当攻就不当了……]

岂几:[三水……]

岂几:[QAQ]

三水原:[你想太多了]

岂几:[你回来了?你去哪了?这么久都不回消息]

三水原:[去见了一个讨厌鬼]

岂几:[??!!]

岂几:[什么?]

三水原:[没什么,对了,上次我跟你说的脑洞,你剪好了么?]

岂几:[你别转移话题,你说的啥讨厌鬼啊?]

三水原:[也没什么其实,就是我一个现实生活中的朋友]

岂几:[他很讨厌么?]

王源顿了顿,王俊凯讨厌么?并不,可是有时候他又让王源讨厌的死去活来,恨不得巴掌就呼上去。

谁也别怪,要怪就怪他长了那么张脸,沾花惹草,招蜂引蝶的,切。

三水原:[对,很讨厌]

岂几:[比如?]

三水原:[他长得丑还喜欢在我面前乱晃,你说,是不是特讨厌?]

岂几:[大概……]

岂几:[那你刚还去见他?]

三水原:[太后之命,不得不从。]

岂几:[哦,你见他去做什么啊?]

三水原:[……小孩子别问那么多]

岂几:[谁小孩子………]

三水原:[你]

三水原:[不说了,明天还要上课,我数学还有几道题没解决(崩溃)]

岂几:[我数学很厉害的,要我给你看看么?]

三水原:[真的假的]

岂几:[我们学校学生,我数学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王源撇撇嘴,好牛逼的样子,再牛逼有王俊凯牛逼么?他可是从上数学这门学科开始就跟开了挂似的回回满分。

三水原:[hhhh我一个朋友肯定比你厉害,哪用你教我啊]

岂几:[那你要去找他教你了?]

三水原:[……再说吧]

鬼要王俊凯交啊,认错态度那么恶劣!

三水原:[好了真不说了,我写作业了,你快把那个脑洞剪出来!]

岂几:[遵命]

王源合上电脑,拿过早就放在一旁的数学试卷,瞧了一眼,放弃了。

这题鬼会啊,数学老头肯定是故意刁难,只有王俊凯能解吧……

果然还是睡觉实际一点。

明天早上等同桌抄完王俊凯的再把同桌的拿来抄吧。

星期一。

王源趴在课桌上,半眯着眼像是睡着了,只是指尖一直旋转的中性笔昭示着他其实是清醒的。

“老赵啥意思啊,我昨晚看到题目都懵逼了。”同桌叹气。

王源偏了偏头:“你去借王俊凯的看看呗。”

同桌白他:“还用你说,早借过了,关键是他不借啊。”

王源一惊:“为啥?他不借我们就得空着题,老赵会恁死我们的,他的标准是绝对不许空题,瞎写抄袭都要写满啊……”

同桌杵了杵王源的胳膊,指尖不停旋转的笔落在了桌上,“王源你去啊,他肯定借。”

王源撇嘴:“谁说的,你哪来的自信啊,真是。”

“不管,你去试试,平时王俊凯那么宠你。”同桌有些急了,看了眼钟,还有不到半小时就要上早读了,半小时够不够全班轮流抄啊。

王源突地瞪大眼睛,一巴掌拍在同桌后脑勺:“宠个屁啊胡说八道什么?”

同桌也瞪他:“一个周末过来,王源你发啥神经啊?王俊凯对你那么好,你只要说一声,他能不把试卷借你么?”

王源耳朵莫名有些发热,“重点不对啊,我是说,你哪只眼睛看见他对我好啊真是!”

同桌住嘴了,只是眼神幽幽的控诉着,半晌,他说:“我不知道你在跟王俊凯闹什么,但请你顾忌一下我们这些无辜被殃及的小虾米的生命啊,你想想老赵看到我们空着这么多题会发生什么?王源……”

“……”王源瞅了眼试卷,又瞅了眼悠悠闲闲坐在座位上看书的王俊凯,他不甘心,凭啥他要为了这狗屁题目跟王俊凯低头?

明明就是王俊凯不对啊,收人家女生情书不说,态度还那么恶劣。

简直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想想以前自己收到情书,都是被王俊凯揉吧揉吧扔垃圾桶里,凭什么他自己就可以收?

王源想到这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同桌却又杵了杵他,给他使了个眼色,下一秒王俊凯的声音就在脑袋上方响起:“王源?最后两道题不会?”

同桌闻言刚要拼命点头,就听王源说:“谁说的,小case!”

这时同桌看着王源的眼神赤裸裸的写着:王源,一个大写的傻逼

王俊凯挑了挑眉,也没说啥,只是将自己的试卷放在王源桌上,道:“那我们对对答案,我不确定做的对不对。”

说着走回座位上,“对完了还我就行。”

“对了。”王俊凯又从抽屉里掏出一瓶牛奶,走过来放在王源桌上,“今天早上你没等我先走了,牛奶还没喝。你走路来的么?中午等我吧,我载你回去。”

王源鼓鼓嘴巴,没说话,伸手将牛奶推远,又将试卷推给同桌。

同桌意会,拿起笔就开始抄。

几分钟后,王源拿着试卷走到王俊凯身旁:“谁要跟你对答案,不稀罕,给你小女友对去吧,老赵也是她们班数学老师。”

王俊凯抬眼看他,捏过试卷叠好,一言不发。

王源本来都有些软化了,乍又见到王俊凯这态度,倔脾气又起来了,“中午谁要你载啊,我不会走路啊!”

王俊凯垂眸,“第四节体育课到二楼厕所等我。”

王源冷哼一声,好笑,你让我等我就等啊。

嘴上这么说着,到了体育课,王源还是控制不住脚步的去了二楼男厕。

本来还不觉得尿急,但一进厕所,王源又有点那么个尿意了,于是找了个便池,拉下拉链,掏出鸟。

刚嘘完,鸟还没塞回去,王俊凯推门而入。

王源余光一瞥,装作淡定实则慌乱的拉起裤链,下一秒神色一变,他肩膀微抖,转过身子掩盖自己奇怪的反应。

王俊凯见自己一进来,王源就摆出一副不鸟你的气势,将插在兜里的手拿出来,语气有些无奈:“还气呢?今天破例准你吃一包辣条好了,这是我最大的忍让了啊。”

王源轻哼了一声,谁稀罕什么破辣条。

见王源依然固执的背对着自己,王俊凯走上前摸了摸王源的头顶,进行第n次解释:“好了,我长得太帅也不怪我啊,你不也经常收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么?”

见王源始终背身不说话,王俊凯是真有些急了,他没想到王源真这么死脑筋,自己都这么解释了他还生气,照平时早就你不理我我也懒得理你了,可是一想到因为这么个莫须有的罪名冷战,王俊凯心里又难受的不行。

他们冷战可以是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小事,也可以是彼此讨厌看不顺眼,怎样都行,就是不能是因为有别的乱七八糟不知道是谁的第三者插入而冷战。

他们冷战的原因只能是因为彼此。

“王源,别闹了。”

见王源还是没反应,王俊凯轻轻搬过王源的肩膀,然后愣住了,有些手足无措。

王源的脸涨的通红,眼眶有些红红的,眼泪在里面打转,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

“你怎么哭了……你哭什么啊!我都说了我没收,你怎么还哭起来!谁他妈说三岁起就不哭了?”

王俊凯最怕的就是王源哭了,记得小时候王源哭过一次,王俊凯心疼的将自己所有的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最喜欢的东西全都送给了王源,还傻傻的抱着王源说:“你别哭了,我把我所有的好东西都给你。”

被王俊凯骂了,王源抽抽鼻子,瞪他:“你才哭了,我三岁就不哭了好吧!”

王俊凯扯扯嘴角。

王源反驳的有些无力:“真没哭,你别一惊一乍,大惊小怪的。”

“就刚刚拉裤链的时候不小心夹到了那啥,生理反应。”王源咳了两声,耳朵红了。

王俊凯顿时无言以对,顿了片刻才说:“怎么不夹断你?”

王源:“……”

“你上厕所急什么?”

“不是因为你突然进来么。”

“又不是没看过,你怕什么?”

“………”

“疼么?”

“废话!”

“给我看看……”

“…………滚!”

“好了?”

“什么?”

王俊凯收回欲要扒王源裤子的手,笑了笑:“不生气了?”

王源有些惊魂未定的说:“我都说我没生气。”

王俊凯点头:“好,你没生气。中午跟我一起回去么?”

王源神色挣扎了片刻,抬头看向王俊凯,认真的问道:“你真的没收那情书吧。”

王俊凯认真的摇头:“没有。”

“那中午一起回去吧,你不知道我早上走的多累。”

“谁让你不等我就走了?”

“我不是想晾一下你么。”

王俊凯摸了摸王源的头顶,轻轻的嗯了一声,眼里有着说不尽的温柔。

“对了,回去记得擦点消炎药水,破了就不好了。”

王源:“你去死吧!”

体育课下课后,王俊凯推着自行车走出车棚,王源挥挥手示意他要去班上一趟,让他等一下。

“干嘛去?”

“我想起来,你给我的牛奶还在桌上没喝呢。”

“回家再给你一瓶。”

“不一样,那是早上的奶,回家后的就是中午的奶了,我早上一定要喝的。”说着就跑向教学楼。

王俊凯拉住他,“书包先给我,背着不累啊。”

“哦哦哦。”王源脱下书包。

王俊凯看着王源狂奔的身影,勾了勾嘴角,这样也挺好的。

王源拿过桌上的牛奶,像是在自言自语:“希望能一直这样下去吧……”

王源坐在自行车后坐上喝奶,王俊凯微微回头,“好喝么?”

“好喝。karry也帅!”王源冲着包装盒上的人头傻笑。

王俊凯又道:“有我帅么?”

“你挺帅的,但是没我帅。”

回到家,王源又从王俊凯那里顺走一瓶奶,然后吃了顿美美的饭,登上了QQ

岂几又Q了一串消息

岂几:[体育课吧?]

岂几:[在么]

岂几:[体育课也不玩手机啊]

岂几:[以前都玩的啊]

岂几:[到家回我啊!]

三水原:[到家了hhhhh]

岂几:[你心情很好的样子]

三水原:[是啊]

岂几:[发生什么了么给我说说]

三水原:[没啥,就是跟一哥们吵架和好了]

岂几:[哦。]

三水原:[你怎么了?画风不对啊,发生什么事了?]

岂几:[没什么,虽然作为你cp说这个不太好,但是我还是想说,我喜欢上一个人了]

三水原:[啊……挺好的啊…不过听你口气是……暗恋?]

岂几:[不全是吧,我能感觉出来他喜欢我,他也知道我喜欢他]

三水原:[那还不在一起干嘛?]

岂几:[因为我们都是男生]

三水原:[啥?………………你是男的?????]

岂几:[??不然??你以为??]

三水原:[……………没啥,你继续]

岂几:[说完了]

三水原:[好吧,你想让我说啥?你第一次这么正经我怪不习惯的]

岂几:[是你,你会怎么办?]

三水原:[看情况吧,我也有个喜欢的人,喜欢很久很久了,跟你一样,我也感觉他喜欢我,他也知道我喜欢他,所以他总宠着我,虽然有时候特别坏特别讨厌,但我们也没说透,最好的方法不一定是非要说的那么清楚,和他有着不约而同的默契就好了,当然,这也不是谁都能做到的,要看你喜欢的那个人了]

岂几:[他?所以你喜欢的也是男生?]

三水原:[……小孩子不要问那么多!]

三水原:[我很认真的再跟你说诶!]

三水原:[用最舒服的方式走下去吧]

岂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听你的。]

岂几:[这样也挺好的。]

“妈?又干嘛?”王源走进厨房。

“你把昨天装西瓜的盘子拿回来。”

“不想动……”王源赖在沙发上,拨了个电话出去。

“王俊凯,我昨天给你送的西瓜吃完了么?”

“吃完了,怎么了?”

“吃完啦,那你给我把盘子送过来呗。”

“阿姨明明是让你来拿吧?”

“谁说的?”

“我猜的。”

“我不去,外面太热了,蒸笼一样。”

“行,我过来,顺便帮你擦药。”

“啥?擦啥药?”

“你说呢?”

“别别别……我去拿,我自己去拿…挂了!”

源妈一个板栗敲在王源脑袋上,“叫你偷懒!还不是得你去拿?”

到底是不是亲妈啊?

王源捂着脑袋哀嚎,想着怎么从王俊凯身上讨回来。

结果敲开王俊凯家门,盘子没拿到手,也没报复回来,倒是被王俊凯一下压在了沙发上。

“干嘛?”王源四仰八叉的问。

王俊凯从箱子里拿出一只药膏,“裤子脱了。”

“你放过我吧!!!”王源瞪大眼睛从沙发上弹起来,慌不择路,“我妈喊我回家吃饭!”

王俊凯手疾眼快的按住王源的肩膀,“乖,听话。”

王源:“我拒绝!!!”

王俊凯:“拒绝无效。”

王源:“王俊凯!!我小弟弟一点也不疼啊!!!”








-完-


手动@只是一个馍

生日快乐,HPB♡

评论(40)
热度(1123)
  1. TF凯源华苏呀 转载了此文字

© 华苏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