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苏呀

我愿中国的少年只向上走,不必理会这冷笑和暗箭。

居心不良



一个脑袋探出巷口,左瞅右瞄了半晌,然后缩了回去。

王俊凯拍拍袖子,拖起货物走出藏身的小巷子,摸摸口袋里的手机,看了眼时间,又看了条短信,挑挑眉走向了热闹的夜市。

夜市里从来不缺的就是王俊凯这种小贩,他们生活在夹缝里买卖货物,见不得光。

可是王俊凯从来都不是见不得光的,他的脸让他成为众多小贩里最突出最抢眼最亮的一个。

“这个多少钱?”
“三块钱两件。”
“一块五一个卖不卖?”
“不卖。”
“为什么?”
“不为什么。”

女生怒气满满的瞪了眼王俊凯转头又熄了火,看在这么帅的脸的份上,“我买六个,十块钱。”

王俊凯头也不抬的说:“十块钱只能买五个。”

“你唬谁?一块五一个,六个九块钱我还多给你一块!”

“谁说一块五一个?”

“三块钱两个不就一块五一个!”

王俊凯拿回女生手上的东西,“你数学不太好,我不卖你。”

女生不可思议的望着王俊凯,最后撂下一句:“有病!”

王俊凯不在意的耸耸肩膀,将东西随手摆回原处,他抬起头往左边方向看了眼,然后微微挑起俊秀的眉头。

不多时,一个身穿休闲衫的清秀小男生走了过来,他指着王俊凯货摊上的耳钉问:“这个多少钱?”

“三块钱两个。”

“两块钱三个卖不卖?”

“卖。”王俊凯拿起装着耳钉的盒子,“怎么,送给小女友?”

“不是。”

“不是?我看你…”王俊凯伸手捏住小男生的耳朵,凑过去瞅了瞅,“也没耳洞啊。”

小男生愣了一下,继而挥开王俊凯的手蹬蹬蹬后退了好几步:“你干嘛?”

王俊凯好笑:“你怎么这么纯情?”

说着他自己摆摆手:“算你便宜好了,一块钱两个。”

“不需要。”小男生哼了一声,在上衣口袋里摸了半天,然后明显慌神了,胡乱的摸了摸裤子口袋,又一脸的松了口气。

接着从屁股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本本,打开后亮到王俊凯面前,王俊凯凝神瞅了一眼,念出来:“王—源——”

名叫王源的小男生闻言拿起小本本就敲起王俊凯的脑袋,“重点!重点错了!”

说着又重新亮了一遍,王俊凯好笑的看了眼他,配合的又瞅了一眼,然后惊讶的挑眉,王源见了心底总算找回点成就感,王俊凯却说:“你这么帅来当城管多可惜。”

“不如跟我一起当小贩吧,前途一片光明。”

王源冷笑:“闭嘴,东西留下,明天去交罚款。”

王俊凯又说:“你刚的冷笑做的不到位,要有点皮笑肉不笑的感觉,再回家练练吧。”

王源不听,开始没收王俊凯摊上的东西,王俊凯不服,指了指周围的小贩:“你干嘛只抓我?他们………”

“在我亮出证件的时候,他们就跑了。”

王俊凯闻言又说:“那你该好好回去练练腿力了。”

“不用,我还追不上你们?”

“是么?”王俊凯笑的有些邪气,“王源小同志,你是第一天上岗吧?”

王源像是被戳中了痛脚:“关你屁事!”

“爆粗口不好。”王俊凯摇摇头,“有缘再见咯!”

话音刚落,王俊凯一把卷起铺盖卷拔腿狂奔,不大不小的掀起了一阵风。

小城管一时没反应过来,几秒后噌一下的飞出去,“站住!别跑!”

王俊凯跑的悠闲,还有空回头做个鬼脸,“你叫我站住我就站住也太没面子了吧?”

片刻后。

“你跑啊。”王源扬了扬头,看着王俊凯身后的死胡同坏笑。

王俊凯看清了形势,痛心疾首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胡扯什么呢?”
“我俩祖上是一家啊!怎么算,也是亲戚啊!”
“谁跟你祖上一家?”
“我姓王,你也姓王,我俩祖上不是一家?”
“呸,照你这么算,全天下姓王的都你亲戚。”
“不用不用,现在只需要你一个是我亲戚就行。”

王源咬牙:“我哥说的真对,你们就是些臭牛氓!”

“流氓。”
“牛氓。”
“流氓。”
“……”

“王源小同志,学好普通话再出来混吧!”王俊凯笑着说,王源刚要上前制服他,就见王俊凯一个挺身扒住了墙身,长腿一跨,“拜拜咯。”

跳了下去,不见踪影。

王源跑到墙角,恼恨的跺了跺脚,“臭牛氓,你等着!”

“牛氓…楼氓…牛…算了……”王源脸色有些灰暗。

接下来一个礼拜,王俊凯都被这王源小城管追着跑。

“这个多少钱?”
“三块钱两件!”
“两块钱三件卖不卖?”
“卖卖卖……卖你妈批!”
“站住!”
“傻x才站住!”

王俊凯甩掉王源,靠在墙角喘气,抖了抖手上所剩不多的货物,眯了眯眼。

“兄弟最近这么衰?”一个陌生的同行点了根烟问道,王俊凯猜测他可能是在这边占场子摆摊的。

“可能因为我比较帅。”

“呵呵倒不是没可能,那小骚样大概就喜欢追着你这种小帅哥求操,操死他,一看就知道骚的不得了,那小脸,那身段,喘气的时候那小脸红的,啧啧。”

王俊凯闻言歪了歪脑袋,“兄弟,你知道什么样的人死得快么?”

那人起了兴致:“说说?”

王俊凯笑的意味不明:“你这样的。”

“你什么意思?”那人掐灭烟头。

“没什么意思。”王俊凯带着仅剩不多的货走出了躲藏之处。

没走多久,王俊凯就碰到了摆摊时认识的一个小兄弟,叫张青,他似乎是特意跑来寻王俊凯的。

“你没事就好了。”
“我能有什么事?”
“我不是看你一直被那城管追么,我怕你被抓住。”
“抓住就抓住呗,也就东西被扣而已。”

张青不高兴的皱起眉头:“干我们这行的容易么?货被扣就没经济来源了。”

“我看看,你丢了这么多?”张青不满的神色愈发重起来,“那个城管也是!干嘛一直追着你不放!那么多小贩不抓,偏偏盯住你一个,他是不是故意的啊!太过分了吧?长得一副天真无邪样,心思真恶毒,害你丢了这么多货!要不我补点给你好了……”

王俊凯开始还有一点耐心应付两句,后来听着听着脸色沉了下来,“你说完了么?”

张青愣了一下,看清王俊凯眉眼间的阴沉后,他失措的想要解释:“那个…我这人就这样,一熟起来就容易话多,你不要介意……”

“好哇!你还敢回来!”

王源不知从哪蹦出来,插着腰笑的有些夸张,他一把抓住王俊凯的手臂,“总算逮住你了!蹲点果然没错!我真是个天才!”

王俊凯偏过头看向一脸激动的王源,嘴角挑起一个小小的弧度,“王源小同志,你知道你追我这一个礼拜,我损失了多少么?”

“我管你!”王源粗鲁的拽过货物,“我扣下了,明天去交罚金!”

“别这么粗鲁啊。”王俊凯道,“你追我这么久,就为了让我交罚金啊?”

“不然呢?”

“我以为你看上我了。”

“呸,我怎么会看上你这种牛氓,额,流氓。”

王俊凯失笑:“看来有练过。”

王源不应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本,“姓名。”

“王俊凯。”
“身份证给我。”
“没带。”
“你还是个黑户?”
“你才黑户,随时带着身份证多麻烦。”
“麻烦什么?我不就带着。”
“哦,那拿来我看看。”
“凭什么?”
“我不像你们有资本,还用什么钱包,都没钱包光带一张身份证多麻烦,我不怕丢了还怕折了。”

王源被唬的一愣一愣的:“这样啊…那好吧,就不登记你了,你明天直接去交罚金吧。”

王俊凯苦着脸:“就不能看我可怜的份上不没收么?”

“牛氓哪里可怜?流氓……”
“王源小同志,你这么说我可就冤枉我了,我哪里流氓了?我正正经经做生意,挣得是血汗钱,没一点来历不正。”
“没有来历不正?”
“我不就是没钱租间店面么,怎么在你眼里跟犯法了似的?”
“你少贫嘴。”
“我什么时候贫嘴了?”

王源不再听王俊凯唧唧歪歪一通,直接打电话通知同事来将东西拖走。

“王俊凯是吧?你交了罚金以后,不要再来这里摆摊了,影响交通秩序和市容的,我们也很难做的,本来我们城管就站在舆论负面了,你更应该积极主动的配合我们的工作,是不是?我知道你们也不容易,但是我们也不容易啊!我也不暴力执法,只希望你以后能自觉悔改。”

王俊凯挑眉:“哪学来的一套词?”

“天生自带。”

“厉害厉害。”

王源昂了昂脑袋,“记住啊,明天去交罚金,以后也不要再摆摊了。”

“王源小同志,不摆摊我就没有经济来源了,仅剩一点存款还要拿去交罚金,你让我怎么办?讨个生活容易么?”王俊凯一脸苦相。

“……”

“月底了,我又要交房租,交不出来我大概就要被赶出去了,毕竟我已经欠了三个月的房租了。”

“……”

“我觉得过几天这世界上又要多一名乞丐了。”

“好了好了。”王源挥挥手,“算了,不没收你的了。但你也不准再摆摊了。”

王俊凯盯着王源转身离去的身影低下了头。

这时一直在一旁充当背景板的张青开口了:“你条件这么差?要我帮你么?虽然我也没多少钱,但是给你交房租应该是够了。”

王俊凯闻言抬起头来:“不需要,谢谢。”

“真的么?你都不能摆摊了,哪里还有钱……”

“你很烦。”

张青顿了顿,笑的很勉强:“对不起,我就这个性格。”

王俊凯没再说话,直接拎起所剩不多的货物离开。

第二天,王俊凯照常上岗。

“我以为你不来了。”

“那是你以为。”

张青被噎了一下,“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你不高兴的事情?”

“没有。”

“那你之前不是这样的。”

王俊凯闻言直视他:“那我之前是什么样的?”

张青被盯得发憷,心想,之前虽然也不怎么理人,但起码不会这样句句带刺儿,尤其是见到他对待那个城管完全不样的态度之后。

没说出口,张青转移了话题:“你听说了么,隔街那个烟不离嘴的李达刚昨天晚上喝酒喝多了醉死在路边了。”

话音刚落,一旁买糖葫芦的大叔插嘴了:“年轻人消息不灵通了吧?叔我听到的可不是这样的。”

张青被勾起好奇心:“另一个版本是什么样的?”

大叔微微弯腰,小声的说:“我听说是被强/奸死的,赤身裸体的就躺在胡同口呢,听隔街目睹的人说,下面都捅烂了……”

张青瞠目结舌:“怎么可能?李达刚一大老爷们……”

“谁知道呢,估计得罪什么人了,警察都没调查直接收了尸带走了。”大叔道,“这李达刚估计也是祸从口出,嘴没个把门的,什么都敢往外说。”

“难道你知道什么?”

“我能知道什么?还不是听隔街说的,你要真想知道,不如去隔街问。”

张青转了转眼珠没再说话,一旁的王俊凯面无表情的将货物一个一个摆放整齐,“做人,还是谨言慎行的好。”

不知道为什么,张青觉得有些冷。

到了点,张青开始收拾东西,一边收拾一边说:“我都摸出规律了,估计城管马上要来了,先收拾好吧……”

王俊凯无所谓的耸耸肩膀,慢条斯理的开始打包,才收拾到一半,王源就从不远处过来了。

他怒目而视:“我不是说了不准再摆摊么?”

王俊凯无辜:“可是我要交房租。”

王源瞅了他一眼,道:“房租要多少钱?”

“八千。”

“这么多?”

“对啊,我还要半个月内凑齐,不然我就要被赶出去了。”王俊凯说,“然后你还不准我摆摊。”

王源愣了半天,瞅了瞅王俊凯咬了咬牙,又瞅了瞅王俊凯又咬了咬牙,像是做出了什么艰难的决定一样。

“你去我那住,别摆摊了。”

王俊凯笑道:“王源小同志,有没有人说过你圣母?”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那就这么定了。”

王俊凯道:“你就不怕我是坏人?你就把我往家领。”

王源好笑:“你又不是。”

王俊凯又说:“其实我去你家住也没什么用,我还是要交之前欠下的房租。”

“其实我就是想让你没有后顾之忧,去找一份正经的工作,有了工资以后再说。”

“王源小圣母,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王源瞪他:“圣母到底什么意思?”

王俊凯说:“大概就是圣父的反义词吧。”

王源暗暗的哼了声,决定抽空百度一下,他拉过王俊凯的手,“先去我家吧。”

王俊凯不着痕迹的看了眼交握的手,问道:“你家在哪?”

“桂圆小区。”
“那你住的还真高级。”
“有么?”
“你说呢?”
“我其实不太关注那些,房子也是我哥的。”
王俊凯脚步顿了顿,“你家有人?”
“有啊。怎么了?”
“你这样带一个陌生人回去你家里人允许?”
“你傻啊,就说你是我朋友咯。再说了,我哥出差去了,这几天都不在家。”
王俊凯哦了一声:“你哥也是城管?”
王源摇头:“他不是,他坐办公室的。”
王俊凯没有具体问,“你哥叫什么?”
“王方。”
“呵呵,王源王方。”
王源瞪他:“有什么好笑的。”

很快,两人到了离街不远的停车场,王源开了车门让王俊凯坐上去,王俊凯没动作直接问:“你家是不是贪污啊?”

王源闻言炸毛:“你有毛病吧?你才贪污!胡说八道什么?”

“好吧…”王俊凯摸了摸车门,“你一小城管开辆辉腾……很难让我不联想啊…”

王源气急,“你上不上啊?不上拉倒!”

王俊凯瞧他,眼神有些戏谑,却没说什么,只是一直摸着车身,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你让我多摸两把。”

王源:“……这车是我哥的,他不开了就给我了。”

“那你哥开什么?”

“他…干嘛告诉你?”

王源上了车,插上钥匙,“你上不上啊?我不上我走了。”

王俊凯笑了笑,轻轻一跃坐稳。

到了桂圆,王俊凯又感叹道:“我从来没进过这种高档小区。”

王源倒车:“这不是进了么。下去吧。”

王俊凯跳下车,王源让他在这里等一下,他去停车。

王俊凯百无聊赖的抠着手,看了眼面前的小别墅,没什么表情,跟之前看到车时的放光完全不同。

“你找谁?”

王俊凯转过头,一个留着络腮胡的老头子站在他身后,“我在等王源。”

老头皱皱眉头:“小少爷?”

又怀疑的打量他:“你跟小少爷什么关系?”

“刘爷爷。”王源适时的出现,跟他介绍起王俊凯,“这是我朋友,王俊凯,也是城管,我请他来家里玩玩。”

刘爷爷闻言目光柔和了一些,“那就请吧。小少爷这几天工作觉得怎么样啊?”

“挺好的,就是遇上了一个小流氓。”王源意有所指,“特别流氓。”

刘爷爷笑笑:“可是小少爷看上去很开心啊。”

王源摸摸自己的脸:“有么?”

刘爷爷笑呵呵的不说话。

王俊凯目光一直跟随着王源,听到他说流氓的时候挑了挑眉,王源说:“刘爷爷你给我朋友准备个房间,嗯…就在我隔壁好了。”

说着又将王俊凯带进了自己的房间,“你先在这里待一会,等房间收拾好你就过去。”

王俊凯环视四周:“你的房间?”

“嗯。”王源抓抓头发,“我去洗澡,你随意,无聊的话玩玩电脑吧,就在床头,密码是9个k,要吃什么喝什么直接跟刘爷爷说。”

“你洗澡要很久么?跟交待身后事一样。”

王源羞恼:“不是因为你要住一段时间么,怕你不自在,早点熟悉比较好啊,好心当做驴肝肺。”

王俊凯闻言没再说话,王源去衣柜里拿了衣服进了浴室,王俊凯在他合上门的刹那说:“这样可真像约炮啊。”

下一秒浴室门碰的摔上。

王俊凯低低的笑了起来,漾出掩藏不住的笑意,他坐到床头拿过笔记本,输入密码,想了想点开了D盘。

没多久王源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也不知道是一直泡在水汽里的原因还是因为别的什么,脸红的像滴血一样,一条干毛巾随意的搭在他的脑袋上,碎发上低落的水珠打湿了衣领。

王俊凯抬眼,有些惊讶,调侃道:“你洗完澡还穿衣服啊。”

“……”

“我都是裸着的。”

“……流氓。”

“我以为你们有钱人洗完澡都是穿浴袍的,手上拿杯红酒什么的。”

王源闭上眼,复又睁开:“闭嘴。”

王俊凯耸耸肩膀,换了个话题:“你电脑里居然没有片,是真—纯情——啊。”

忍无可忍,何须再忍。

王源上前对着王俊凯的大腿就是一脚:“再他妈乱咧咧我没收你的东西回头就把你赶出去!”

“哟!”王俊凯甚是惊奇,“会爆粗口了。”

“……出去出去!”王源双手推搡着王俊凯。

王俊凯踉跄两步被推到房门口,一脸的“你干嘛”,“王源小同志……”

“刘爷爷!房间收拾好了么?”

得到确切答案,王源又狠狠的对着王俊凯大腿踹了一脚:“出去!”

“你还踹上瘾了是吧?”

王源二话不说的关上门。

王俊凯被关在门外,额头抵在门板上再次低低的笑出声。

王俊凯还没笑完,门又被打开,他差点没站稳窜进去,王源不客气的又踹了一脚:“你才圣母,你全家都圣母!”

王俊凯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王源小同志…你真是……太可爱了。”

于是王俊凯的寄居生活就这么不温不热的开始了,他也再没有出去摆摊过。

一周过去了,王俊凯和王源的生活节奏算不得多默契,但也合拍,虽然王源总是因为王俊凯一些话气的跳脚,王俊凯总说:“你怎么这么不经逗?”

王源总是回应:“呵呵。”

王俊凯会一些厨艺,但不精,说什么非要王源尝一次,结果害他拉了一天的肚子,追小贩的时候都有些力不从心,王俊凯毫无愧疚,“挺好的。”

王源只回了句:“奶奶的。”

王俊凯还喜欢从网上买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像什么兔耳朵,鹿耳朵,熊耳朵,还总是强迫王源往头上戴。

王源对此只发表了一个字:“滚。”

王俊凯也喜欢健身,别墅里他身影出现最多的地方应该就是健身房,还记得第一天的时候王俊凯看到健身房时嘴里发出的赞叹。

王源嘀咕:“想不到他身材还不错……”

王俊凯还有一个爱好,或者说特长,就是唱歌,一周的时间里,王源只要稍稍放松就能听见王俊凯无时无刻的哼歌声,似乎还大部分是周杰伦。

王源托着下巴有些发愣:“还……挺好听的。”

王俊凯刷牙的时候喜欢弄的一嘴泡沫,漱完口后再用纸巾细细的擦掉,王源说他龟毛。

王俊凯的拖鞋总是摆的最规整的,就在鞋架的最上方,还不准人碰,王源说他事多。

王俊凯吃饭的时候必须先喝汤,一口菜一口饭,慢嚼慢咽,否则就会皱眉头皱一下午,王源说他矫情。

王俊凯坐在沙发上最喜欢揉王源的头发,指尖穿过发根到发梢,再次穿过发根到发梢,王源说他无聊。

王俊凯慢慢的下厨次数开始增多,炒的东西多是素菜,久了居然炒的非常美味,不像是在嚼菜梆子,王源一边吃一边说他牛。

王俊凯给每天下班回家的王源放好洗澡水,调好水温,整理好换洗衣服,王源说他抢别人饭碗。

王俊凯久了暴露出了唠叨的属性,像老妈子一样每天念这念那,王源说他好烦。

烦着烦着王俊凯要走了。

“那个,你这一个星期都没找到工作,哪来钱交房租啊?你继续住没事的。我哥回来了也没事啊,他人很好,不会说什么的,连刘爷爷都接受你了啊。”王源说了一堆却没说动王俊凯。

王俊凯两袖清风的站在别墅门口,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你舍不得我?”

“什么啊…我就是怕你没地方住。”

“没事,我去朋友那。也不好一直打扰你。”

“我不是你朋友么,哪有什么打扰的,再说真说打扰的话,你都打扰一礼拜了,再多点时间也没啥。”

王俊凯闻言笑的没心没肺:“谁说你是我朋友?”

“……”

“我从来没觉得你是我朋友,我们身份差距太大了。”王俊凯说,“我跟你的认识大概就此为止了,回去后我不会再做小贩了,应该也不会有机会见到面了。好了,就这样,拜拜。”

王源看着王俊凯云淡风轻的笑容,听着他毫不在乎的语气,捏紧了身侧的拳头。

“你走吧。”

王俊凯笑了笑转身。

“等等!”王源急促的喊出他的名字,“那个…你还有东西没带走呢。”

“什么?”王俊凯眼角弯弯,“不会是你吧?”

王源顿了顿:“洗衣机里还有你衣服…脏的……所以…你怎么也要把衣服拿走吧?”

完了又补充一句:“你不能不要,你要是不要,我就拿去给嘟嘟擦屁屁。”

嘟嘟是王源养的一只狗,但被王方带在了身边,他经常跟王俊凯提起嘟嘟。

王俊凯知道这只色狗,皱了皱眉头。

“衣服要洗到什么时候?”

“怎么也要洗个把小时吧,再说还要脱水,还要晒干,晒干起码要一个晚上吧…所以说,你别急着走啊。”王源上前拉过王俊凯,将他往房子里拖,“走吧走吧,吃晚饭啦。”

王俊凯见状一脸的勉为其难,他坐在桌子前,脸色却不太好看。

王源咬着筷子:“吃饭啊…”

王俊凯托腮:“我想了想,我还是走吧,衣服就给嘟嘟擦屁股吧。”

王源闻言瞪大眼睛,急了。

“你干嘛呀?非要走干嘛?”

王俊凯反问:“你干嘛非要我留下来?”

“我都说了你衣服……”

“我都说不要了。”

王源卡了口气在嗓子里,“你走吧走吧,好心当做驴肝肺!”

说着狠狠的扒了两口饭。

“吃慢点。”王俊凯道。

王源一言不发的咽下去,“哦。”

王俊凯想了想道:“你给我一个留下来的理由,足够让我心动。”

王源抬眼:“不用交房租,不用交水电费。”

王俊凯嗤笑,站起身,王源又道:“住的舒服。”

“一般般吧。”

“王俊凯!”

“嗯?”

王源抿了抿嘴唇,小声的说:“因为这是我家,你留下来吧。”

王俊凯咧开嘴角露出两颗小虎牙:“王源小同志,你是不是对我动了什么不该动的心思啊?”

“……什么…”

“没什么啊。”王俊凯哼一声,“让我留下来就一个条件。”

在王源好奇又期待的目光下,王俊凯伸出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唇:“有点干。”

王源撇过头,耳朵却慢慢红了:“我叫人去拿润唇膏。”

“你真傻假傻?”

“假的。你爱留不留,好走不送。”

“哟呵,硬气了啊。”王俊凯走上前用肩膀顶了顶王源的后背,“仗着我喜欢你啊。”

王源往一旁躲了躲,轻声又耿直的嗯了一声。

就这样,小贩和城管腻腻歪歪的幸/福生活开始了。

然后…哥哥也要回来了。

王源明显有些焦虑:“怎么办…哥他一定不会同意的,之前他还让我跟女孩子相亲来着。”

王俊凯揽着王源,翘着二郎腿,俨然一副主人样,他闻言挑了挑眉,语气有些怪异:“是么?”

“王俊凯,要是我哥不同意…我…我就……”

“就什么?就跟我私奔?”

“屁勒,我哥要是不同意,咱俩就一拍两散吧。”

王俊凯捏了捏王源的脸:“真的?”

“假的。”王源笑容里夹着前所未有的认真,“如果我哥不同意……”

“怎样?”

“他不同意我就跟他闹,我哥最受不了我闹了,到时候我再跟他卖个萌,他就缴械投降啦!”

王俊凯斜眼看他:“原来你一直在拿对付你哥的招对付我啊。”

王源吸吸鼻子:“因为你就吃这套啊。”

“大少爷,您回来了。”刘爷爷恭敬的声音传入两人耳中。

“完了完了,王俊凯,过会还是说你是我朋友好了,千万别说岔了!”

王俊凯闻言盯着王源,嘴角勾起一丝弧度。

门口的王方脱了鞋,将包递给阿姨,“辛苦了,源源呢?”

“小少爷在客厅。”

王方微微点头,换好鞋走进客厅,他愣住了,半天才找回神,惊讶的开口:“王俊凯?”

沙发上的王俊凯扬了扬下巴当是打过招呼了,王方眼里还是有着不可思议:“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我男朋友家里不是很正常么?”

王方一时没听懂,转眼看到坐在王俊凯身边的王源,脑里一道惊雷闪过,他急喝:“王俊凯,我弟弟他不适合陪你玩!你还是另寻他人吧。源源,来哥这。”

王源早就傻眼了,什么情况?他哥认识王俊凯?王俊凯好像也是认识他哥的?他哥又是什么意思?

“源源,到哥这来。”王方招手。

王俊凯眯眯眼,圈住了王源的腰身,他拨弄着王源脑袋上翘起来的一缕呆毛,道:“你什么时候见我玩过?”

王方沉声道:“就是因为你太过自律,我才不放心。”

又对王源说:“源源,平时哥怎么教你的?”

王源缩了缩肩膀,“不做颜狗。”

“那你是怎么做的?你清楚他的底细么你就将他往家里带还交往?是交往了么?”

“是……”

本是严肃的时候,王俊凯却笑了起来:“王方,原来源源这样都是你教的。”

王方还没能理解这句话究竟是褒义还是贬义,王俊凯突然正色道:“我是认真的。”

王方愣了。

他低下头沉默了半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王俊凯又道:“我从来不拿感情开玩笑。”

王方闻言没有说话了,默默转身上了楼。

王俊凯见了摸了摸王源的头:“你哥这是同意了。”

王源扯扯嘴角,照着王俊凯的肚子就是一拳:“你!睡沙发!”

王源全都想通了,什么交不起房租的小贩,狗屁!全是骗人的!

王俊凯他根本一开始就是居心不良!

王源:我居然让他得逞了QAQ






-完-

评论(101)
热度(2019)

© 华苏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