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苏呀

我愿中国的少年只向上走,不必理会这冷笑和暗箭。

剧本不是这样的


四方街有一个出了名的小流氓叫王俊凯,家住在桥洞那边的棚里,两级轻风吹过就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似乎随时会散架,他每天都会沿着街道捡空的饮料瓶,偶尔还会翻垃圾箱——那是在一天都没有收获的情况下。


王俊凯是个孤儿,在福利院得罪了院里的小霸王,他生来耿直,面对院长的厉声质问始终倔强的大声吼道,我才没有偷院长你的钱!


院长对他十分失望,偷了就是偷了,改错就好,死不承认真是没得救了,才这么小就会偷东西长大了还得了!院长挥袖离去。


王俊凯想去找院长解释,却在门外听见院长在和别人商量将他送出去的事情。


瘪瘪嘴,他愣是憋住了欲要哗哗流下的眼泪,四岁的王俊凯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独自离开了福利院。


小小的孩子在街上流浪,他无法向别人开口要点吃的,没过几天就饿倒在了街头。


后来他被一位独身的穷苦婆婆捡回家,两人相依为命。


“今天这么大太阳就不要出去了。”


“没事婆婆,我出去一会就回来,你好好躺在床上养病。”


已经成年的王俊凯有着一双能夹死人的桃花眼和一对尖尖的虎牙,长相帅气的他是桥洞姑娘们的大众情人——洞草。


微笑着和女孩子们打完招呼,王俊凯走到街道上立马垮下了嘴角。


站在原地等了一会,一个个子高高,气质却有些莫名猥琐的男生走到他的身边,勾住了他的脖子,语气熟稔:“今天迟了点啊!”


王俊凯没什么表情:“婆婆今天吐的厉害,我要先照顾好她。”


“啧啧啧,难为你了啊。”男生摇摇头,然后笑的一脸意味深长,“对了,昨天还适应么?”


王俊凯抿抿唇不说话。


“今天还去不去?”撞撞王俊凯的肩膀。


王俊凯点头,男生笑开了:“我就说听哥的没错,这事忒赚钱,要不是哥看你顺眼还不介绍你去。现在这种既爽又来钱快的活可不多了!”


“这么好,你怎么不做?”王俊凯打掉他的手。


“害!”男生叹了口气,“哥当年不也是从那里走过来的?看哥现在过得多潇洒!”


王俊凯扯扯嘴角,不予评价。


到了地方,王俊凯抬头看了眼那大大的招牌——红楼遗梦。


“傻站着干啥?害怕了?怕啥?昨天不都做过了?进去吧!”男生推了推王俊凯。


王俊凯回过神来,眼里露出挣扎,男生见了又说:“你纠结啥?昨天不都……”


“昨天没有。”王俊凯打断他,“我昨天没有。”


男生一惊:“你,你……”


“我昨天没来。”王俊凯重复。


“卧槽你放了红姐鸽子?!!”


王俊凯没理他,想到医生说的话和那一大笔手术费,他坚定了内心的想法,大步的走了进去。


到了红姐的办公室,男生让王俊凯在外面等等,他先进去让红姐熄熄火,红姐指着男生的鼻子就骂:“你介绍的什么人?昨天居然敢放老娘鸽子!没做好那个准备就别来浪费老娘时间!老娘管他在不在外面,让他卷铺盖走人,老娘不收!”


王俊凯站在外面听的一清二楚,他皱起眉头直接踢开了门:“昨天没来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


红姐本欲破口大骂,却在看清王俊凯时眼露精光,她立马收回狰狞的嘴脸露出一个油腻腻的笑容:“小事小事,今天来了就行了!”


询问过王俊凯的大体情况,红娘让人将他带下去,男生凑上去笑:“极品吧?”


红姐忙不迭的点头,男生搓了搓手指:“那……”


“要多少?”


“红姐你看着给呗,价要对得起他的脸啊!”


<<<


“我要回去了!”


“回去干嘛?这多好玩?”


“我还没说你怎么把我带到这来了?”


“人都要有第一次的新体验嘛,你天天乖乖儿一样有什么意思?兄弟我怕你变成呆子才带你出来浪一把的!”


“你就扯吧,我要走了!”王源扒开紧握着自己胳膊的狗爪。


路仁迦又抓住:“我都叫了人了,你这样是不给兄弟我面子啊!”


“……”王源闻言有些为难。


这时包厢门被推开,走进来四个男生,王源突然觉得巨尴尬,他低下头坐回原位装鹌鹑。


路仁迦突然凑近王源语气惊艳:“卧槽有个极品!”


王源不搭理他继续做个称职的鹌鹑。


包厢里半天没动静,王源觉得奇怪不由得抬起头打量,霎时就对上了一双十分漂亮的眼睛,王源愣了一下顿时被吸引了。


那人身穿黑色衬衫,扣子被系到最上颗,隐隐透出一股禁/欲的气息,一双笔直的大长腿被紧身皮裤包裹着,王源想象着这双腿盘在自己腰的情景不由得脸红了。


捏拳放在嘴角干咳两声,王源戳了戳一旁的路仁迦:“你说话。”


路仁迦看他:“说什么?”


“随便。”


路仁迦点头:“都过来陪爷,嗯…去两个陪爷兄弟。”


王源眨眨眼,眼睁睁的看着大长腿坐在了自己的右手边。


扑面而来的淡香味,王源激动的红了脖子,幸好包厢光线昏暗否则王源非得糗晕过去。


接下来要做点什么?王源偷偷的瞄大长腿,却发现他面无表情的直视前方。


本宝宝这么帅居然没有吸引到大长腿的注意?王源侧过头,看见不知什么时候离自己老远的路仁迦正在和两人打的火热。


王源:……


“少爷——”左手边的男人见王源始终没有动作便主动贴了上去,王源抖了三抖,“你去陪他,去陪他!”


“为什么?”比起路仁迦,王源帅的不知道甩他多少条街。


“我只要一个人陪就行了。”王源瀑布汗。


男人撇嘴走到了路仁迦那里加入了火热的队伍。


解决掉电灯泡,王源再次偷瞄起大长腿,发现这次他拿起了一瓶啤酒慢慢的抿着。


王源吸口气决定学习路仁迦,便一把揽过大长腿的肩膀,大长腿偏头看他,王源被看的心跳都漏了一拍。


接……接下来该干嘛?


王源手足无措起来,连搭着肩膀的手臂都变得僵硬,(´╥ω╥`)谁来告诉他接下来该怎么办?


大长腿对于肩膀上那只手没什么反应,只是默默的抿着啤酒,王源看着他滚动的喉结咽了咽口水,灵光一闪,王源一把夺过大长腿的啤酒仰头闷了一口咽下,然后扑倒大长腿身上一口咬住了他的喉结,还伸出舌头舔了舔。


(´╥ω╥`)咬……咬到了!


大长腿眼眶微睁,面露复杂。


(´╥ω╥`)然……然后呢?我可能需要再闷一口啤酒……


王源抬起头和大长腿大眼瞪小眼。


王源眨眨眼又闷了一口,然后伸出舌头试探的舔了舔大长腿的嘴唇,见他没有闪躲便用力的舔/弄起来。


╰(*´︶`*)╯真好吃!


“你要舔到什么时候?”


啪—— 一盆冷水将王源从头浇到脚。


“我……”王源看着他的眼睛说不出话来。


“下去。”


“……”


“从我身上下去。”


“哦QAQ”王源听话的挪开腿。


诶…不对啊,我花钱,不,我兄弟花钱买的他为什么我要这么听他的话?


念头不如行动快,王源下一秒便又扑倒了大长腿的身上,将头埋在大长腿的脖颈之间,王源露出一个满足到不行的笑容╰(*´︶`*)╯


还没捂热,王源的脑袋便被一只手推开:“热。”


抬起头,王源二话不说伸手替大长腿解开衬衫扣子,扯开领子露出肩膀和锁骨,王源露出一个类似*罒▽罒*的表情,将头埋了进去。


肌肤之亲啊肌肤之亲╰(*´︶`*)╯


好想舔怎么破QAQ


王源再次伸出舌头,滑滑腻腻的,手也不安分的摸上了大长腿的胸膛,好有料(๑ʘ̅ д ʘ̅๑)!!!


手腕突然被钳制住,王源耳边响起凉飕飕的声音:“适可而止。”


王源不解的看他:“你来这里不就是卖的么?还不给摸?”


大长腿顿时黑了脸,包厢太暗王源看不清他的神色,继续说:“你今晚跟我回去吧,你想要多少钱我都给!”


“滚。”


第……第一次说这种话是不是…说错了QAQ死路仁迦都是跟他学的QAQ


大长腿好像生气了?


念头刚出,王源便被掀翻在地:“老子不干了!”


屁股摔的生疼,王源扯起嘴角,跋扈的威胁道:“你敢!小心我——”


QAQ不舍得


“你们这些有钱人,真脏。”大长腿厌恶的擦着嘴唇和脖子,转身就走。


王源愣愣的坐在地上,有些想哭,这是怎么了?


路仁迦见了暴起,一把推开三个人低吼着让他们滚,赶紧奔到王源身边,紧张的问道:“伤着哪里没有?”


王源抬头看着他摇头。


“我的源源啊,这是怎么了?怎么哭了?”路仁迦红了眼,“妈的敢撂下你老子去找他算账,不把他往死里操他还不知道……”


“路仁迦!别说了!”王源低下头,“也不准去。”


路仁迦愣在原地好一会才回过味来:“好源源,你该不会是对一个……”


路仁迦没能说完,他觉得太扯了,如果真要是这样,那他就是大罪人了!


“源源我跟你说,在这里所有的人都是逢场作戏,没有人玩真的!”


王源依旧低着头,却低低的应了一声,带着浓重的鼻音:“嗯。”


路仁迦顿时松了口气。


王源从小就被保护的太好,吃的穿的用的都是最好的,心思单纯却又细腻,想法天马行空,又长的一副秒杀一切的天使面孔,可以说是被所有人宠过来的。


路仁迦叹了口气,这样闷闷不乐的王源真让人心疼。


<<<


王俊凯一分钱没拿到,他换回自己洗的发白的T恤,沉着一张脸回了桥洞,进屋前他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


“婆婆我回来了,今天没有收获。”


婆婆睁开眼笑了,露出光秃秃的牙槽:“没事,小凯还没吃饭吧?”


说着就要从床上起来,王俊凯赶紧扶住她:“我自己随便弄点吃的就行了,婆婆你好好躺着就行。”


“也好。”


王俊凯拿起一旁的蒲扇一下一下的扇了起来:“婆婆你睡,你睡着了我再去吃饭。”


哄婆婆睡着后,王俊凯走出去摸了摸肚子,真的好饿,可是家里已经没有吃的了,必须要快点赚到钱,自己没上过学大字不识几个谁会要,还有婆婆的手术费……那里…他不会再去了。


王俊凯突然想到那个趴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少年,对上他的眼神,那么有灵气那么生动,可是却是那样的人,果然人不可貌相,哧——


眯起眼睛抬头看了眼太阳,王俊凯深吸了口气。


随即他眼角微挑,皱起了眉头,王俊凯迈开脚步走向桥洞最角落那用来堆垃圾的巷子。


靠着墙壁等了一会,果然见到一个人影跟了上来,王俊凯面露惊讶,居然是他。


王源见被发现了也不躲躲藏藏直接站了出来大大方方的走到他的跟前站定,鬼知道他心里有多紧张。


“你怎么找到这的?”


“我去问了会所的老板娘,她让一个叫亮子的人带我过来的。”王源抿嘴,“我没想到……”


“没想到我会住在这种地方?”王俊凯打断他,“你亲了我是不是觉得很脏很臭很恶心?”


“……”他怎么会那么想QAQ


王俊凯当他默认,“这里太脏了全是垃圾,大少爷你还是快走吧,免得被熏臭了。”


“……”不会啊QAQ


王俊凯抿唇走人,却被王源抓住手臂:“那个,你很香不臭。”


王俊凯扭头面露奇异的看着他。


“我说真的。”王源强调。


王俊凯挑眉。


为什么他不相信(´╥ω╥`)


“我开始要说的是,我没想到我说的话会让你那么生气,对不起。”王源紧张的手都在乱舞,“那话我是第一次说,我第一次做那种事太紧张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口不择言的,你别往心里去。”


我这么有诚意他一定会原谅我QAQ


“我知道了。”王俊凯淡淡的说。


王源:就……就这样?╭(°A°`)╮


“你可以回去了。”王俊凯送客。


“我不要!”王源大声拒绝,王俊凯眯眼,“我……我来除了道歉还……还……”


喵的说不出口啊!QAQ


“还什么?”


“……QAQ”


“别浪费我时间。”王俊凯皱起眉头。


“我说我说!我还想邀请你去参观酒店。”


说出来了!!!


王俊凯勾勾嘴角:“你想约我开房?”


说的这么露骨真的好么(๑ʘ̅ д ʘ̅๑)!!!


王源:“是……”


王俊凯拒绝:“我没空,我还要照顾我婆婆。”


王源立马说:“你家的情况我都知道了,以后你婆婆就是我婆婆,我会跟你一起照顾她!”


“你说什么?”


额…诶诶诶……我是不是太着急了太不矜持了QAQ


“我说……你婆婆……”王源气势弱了下来。


王俊凯扯了扯嘴角,果然只是说着玩玩而已,我在期待什么?


“我说,你婆婆就是我婆婆,我以后跟你一起照顾她!”


矜持什么的都去屎吧,媳妇最重要!


王俊凯紧抿嘴唇,然后说:“这里过一条街就有一家酒店。”


王源眼睛一亮,这…这是答应了?QAQ


王源猴急的摸上王俊凯的手,王俊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王源:⁄(⁄ ⁄•⁄ω⁄•⁄ ⁄)⁄


到了酒店进了房间,王源咽了咽口水,莫名紧张起来。


是不是要刷个牙洗个澡喷个香水啥的Orz


“等着,我先去洗澡。”王俊凯一副这里是我家的模样,王源瞬间苦了脸。


为什么他一副老手的模样?可是老板娘明明说之前是他第一次…咳…接客啊!


看到王俊凯全身只裹了条浴巾,王源顿时垂涎三尺。


王俊凯:“去洗澡。”


王源:╰(*´︶`*)╯好!


王源边洗边想,过会可不能暴露出自己还是个新手的事实,被媳妇看低的滋味他一点也不想尝试。


可是到底该怎么做QAQ


不是有句话说,这是男人的本能么?那就顺其自然好了。


可是当王源光着膀子跟王俊凯面对面后他就想骂喵了,什么本能啊?只有紧张啊QAQ


要是因为太紧张弄疼了媳妇可怎么办?我舍不得QAQ


“过来。”王俊凯朝他招招手。


王源乖乖的走过去,王俊凯像抱孩子一样将他抱了起来。


王源:(๑ʘ̅ д ʘ̅๑)!!!


一手扫掉桌上的东西,王俊凯将王源抱坐在桌子上,压过他的后颈就含住了王源的嘴唇。


略微冰凉的手指划过王源的后背,探向浴巾下方,王源蒙圈了。


是不是哪里不对?


算了好舒服就这样吧。


在王源的沉迷下,他的脑子里有两个小人举着大旗在吵架。红的说“喂喂喂,快阻止你媳妇!重拾身为老公的尊严!”白的说“及时行乐”,最后白色大旗成功打到红色大旗占据了它的地盘。


乐完后的王源咬着被单欲哭无泪,剧本不是这样的(´╥ω╥`)





-完-


评论(91)
热度(1339)

© 华苏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