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苏呀

我愿中国的少年只向上走,不必理会这冷笑和暗箭。

男主总是拜倒在我的牛仔裤下

【监狱风云】2-04

 

上一章戳】   【第一章戳

 

王俊凯伸手摸了把脖子,感受到那黏糊糊的口水,意外的没有觉得很恶心,他伸出舌尖舔了舔沾着口水的指尖,垂下眸子,静静的站在原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片刻后他将目光投向王源消失的拐角,勾起唇角笑了笑,有些意味深长。

 

转身走出长巷子,他随手招呼来一个人,吩咐他让鸡哥过来。

 

结果那人说:“刚刚源哥才找了鸡哥,估计一时半会来不了您这。”

 

王俊凯偏过头冷笑,“是么?”

 

那人颤了颤,然后一副硬气的模样,道:“k哥……”

 

话刚出口,就被王俊凯一把捏住了嘴,“k……”

 

将那人狠狠甩到墙上后,王俊凯冷眼看着他捂着胸口滑落,又一脚踩住他的脑袋,“谁让你这么说的?”

 

那人闭上眼只字不言,王俊凯嗤笑一声,伸手轻轻扭断了那人的脖子,又露出嫌恶的表情,将手掌在并不光滑的墙面上抹了抹,说道:“你不说,我也知道。”

 

 

&

 

 

王源苦大仇深的一铲子一铲子的铲着煤,之前被王源指使着干活的男人愣愣的站在一边,他嗫嚅了半天还是说:“我来吧。”

 

王源看都不看他,自顾自的铲煤,那人又说:“源哥还是我来吧。”

 

王源摇头道:“不用,我来。”

 

“可是你太慢了……”

 

“我的不用你做了,你赶紧去铲你自己的吧,不然没饭吃了。”

 

那人闻言一顿,为难的说:“源哥,这个煤是我负责的。”

 

“……???”

 

那人见王源一脸迷糊,忍不住笑了又一脸惊慌的立马绷住,说:“我先把源哥你的煤铲完了,才做我的。”

 

说着指了指王源正在铲的煤:“这是我的。”

 

“……”王源停下手中的动作,“我的活没了?”

 

那人点头,王源说:“我不是让你做四分之一么?”

 

那人闻言挠了挠后脑勺,“我铲着铲着就忘了,以为是我自己的。”

 

“……”

 

“源哥你可以去吃饭了。”

 

王源顿了顿,说:“我不吃饭,我要铲。”

 

“……源哥…”那人一副要哭的模样,“我…我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对?”

 

“啊?”

 

“我要是做不完这个,不只是没饭吃,还要挨鞭子,可是您这速度……”

 

王源握着铲子想了想,还是将东西递给了他,谁说一定要把这煤当王俊凯的?

 

于是王源屁颠颠的跑到铁栏旁,将铁栏往死里踹,一点也不觉得脚麻。

 

狱警盯了他好久,怀疑他是不是要越狱。

 

踹到一半王源意识到,他是不是又ooc了?

 

想法刚冒出来王源就付诸了行动,他一脸不耐烦的又踹了一脚铁栏,回头吼道:“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扒了你们皮?”

 

吼着又瞪了一眼狱警,趾高气扬的踱步到他们面前说:“我活完了,我要吃饭。”

 

狱警眼里满是怒火,却又不敢发作,只好忍耐着吩咐人去查看属于王源的煤矿,得到完成的肯定后领着王源回到了牢房,将他一把推进去后,阴阳怪气的说:“等着。”

 

王源撇撇嘴,发现牢房里只有三个人,王俊凯,鸡哥,他自己。

 

王源扫了他们一眼,就在牢房门口就地坐下,以前他都是贴着王俊凯坐的,但是他现在只想晾着王俊凯。

 

至于鸡哥,王源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骂了句傻逼。

 

很快饭菜就来了,自从找到了王俊凯这座大山,王源的伙食好了很多,他接过筷子不紧不慢的吃了起来。

 

牢房里一点声音没有,只有王源的砸吧嘴声和偶尔筷子敲击碗发出的声音,王源暗自思索着事后的发展,跟原文很多不一样了呢,原文里可没有描写到这种三足鼎立的沉默情景。

 

王源闭上眼在脑海里搜刮大概符合现状的剧情,还真被他找到了。

 

原文里王源并没有回到牢房里来,至于去了哪在干什么原文也没有交代,原文只描写了……

 

卧槽!王源一个颤栗,睁开眼睛就死死的瞪着王俊凯,王俊凯一直就在看着王源,和他恨恨的目光对上后王俊凯勾了勾嘴角。

 

笑你妈批!

 

王源气的将碗往地上重重一摔,奇迹的没有摔碎,只是洒出来一些饭菜。

 

原文里,这段剧情是全文最重大的转折点——王俊凯“无意间”发现了鸡哥的真实身份,然后各种矛盾各种纠结各种狗血,不知怎么就亲上了,滚起了床单。

 

:)

 

王源心里漫过一堆呵呵,将目光转移到鸡哥脸上,这副烂脸,王俊凯怎么亲下去的?

 

不过从目前来看,王俊凯还不知道鸡哥的真实身份,看来自己的行为改变了不少剧情,刚刚他跟王俊凯说鸡哥是季查还被掐了脖子,一想到这王源就有一腔怨气。

 

王源站起身走到王俊凯身边坐下,也不说话就靠着墙闭上眼睛——有我在,别想滚床单 :)

 

牢房里还是没有一个人说话,静的可怕,到了点就有人陆陆续续的回来了。

 

王源一下就看到了那个把他活干完的男人,刚要招呼他过来就见狱警一把拽住了他的衣领,“你小子活没干完!跟老子走!还有你,你,你,那边那个也是!”

 

狱警一口气点了五个人,那五人都是面如死灰的模样。

 

王源想到那鞭刑不免有些自责,虽然原文里的王源心狠手辣可是真正的王源做不到,那人也是因为自己才受罪的,于是他咬咬牙决定先把“绝对不理王俊凯”的誓言抛开,王源伸手拽了拽王俊凯的衣角,小声的说:“你能不能把那个挨近门口的人救下来?”

 

王俊凯偏头看着他,语气毫无起伏:“是不是我没杀了你,你越发大胆了?”

 

王源一愣,睫毛颤了颤,对啊,这个王俊凯不是那个王俊凯啊,自己怎么就糊涂了?以为他温和一些就是改性了,他只是为了藏宝图而已,如果我惹了他,他真的会杀了我吧?

 

王源想到王俊凯掐住自己脖子时浑身散发出的杀气,又想到之前自己对他做的事,后背不由冒出一层冷汗。

 

这个王俊凯不是那个王俊凯,这个王俊凯不是那个王俊凯,这个王俊凯不是那个王俊凯……

 

王源在心里警告自己,又觉得悲哀。

 

他抬眼看着被带走的那人,咬了咬嘴唇。

 

王源有些泄气,烦躁的揉了揉头发,手肘一不小心打到了王俊凯的肩膀,王源一惊,下意识的将身体后撤,警惕的看着他。

 

王俊凯挑眉:“这么怕我?”

 

王源将屁股往外挪了挪,点头。

 

“可我看你口水吐的挺带劲。”王俊凯一把揽过王源的肩膀,在他耳边呵着气说。

 

王源浑身僵硬,他仿佛感觉到王俊凯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随时会掐住自己的脖子。

 

王俊凯笑了:“现在知道怕了?”

 

说着伸出手指刮了刮王源的脸颊,“你之前是想爬我床来着?”

 

“……”王源哽住了,竟无言以对。

 

“呵呵。”

 

被王俊凯莫名呵一脸的王源伤不起,他扯着胆子推开了王俊凯,说:“您的床哪是我能爬的?”声音压的极低。

 

王俊凯点点头不再说话,王源抿抿嘴唇,看到有人朝着他之前丢下的碗伸出手,直接大声呵斥:“你干嘛!”

 

那人皱着眉头看向王源,王源站起身说道:“那是我的。”

 

那人听了收回手坐回了原位,王源将碗端起来,心里寻思着留给那个被他害惨的人。

 

“我以为你不要了。”王源一下就听出是鸡哥的声音,太难听了。

 

“为什么不要?”王源看他。

 

“脏。”

 

“关,你,屁,事!”王源扯扯嘴角,“老,子,乐,意!”

 

“越来越狂可不是好事。”

 

“关你屁事!”

 

鸡哥努起嘴似笑非笑的点头。

 

王源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王俊凯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他走到牢房边敲了敲门,很快便有狱警不耐烦的过来查看情况,骂骂咧咧的嘴在看到是王俊凯后立马闭上,然后一言不发的打开了牢门。

 

王源:……

 

王俊凯一把揪住王源的衣领就将他往外拖。

 

王源挣扎不过,怒道:“你要带我去哪?”

 

王俊凯扭过头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你觉得呢?”

 

王源皱紧眉头却见鸡哥也站了起来,心里顿时一个咯噔。

 

鸡哥咧着嘴走到王俊凯身边,笑道:“走?”

 

王俊凯没说话却给了鸡哥一个微笑,王源心里全都是面色狰狞的羊驼,“你们俩……”

 

“你还闭嘴吧,留着嗓子嚎才是正道。”鸡哥拍拍王源的脸,王俊凯见状皱了皱眉头,低声斥道:“好了!”

 

鸡哥无奈的笑笑:“你占有欲还是这么强,我不就是拍拍他的脸么,吃什么醋?”

 

王俊凯头也不回的拽着王源就走:“我不喜欢我的人被人碰。”

 

“好好好,我以后不乱碰人。”鸡哥举手投降,也没注意到“被人碰”和“碰人”之间的区别。

 

王俊凯嘴角扯出一个弧度,应道:“最好是这样。”

 

王源看他俩打情骂俏气的要死,骂道:“王俊凯你今天要对我做了什么以后可别后悔!”

 

王俊凯紧了紧拽着王源衣领的手,“后悔?我能后悔什么?”

 

王源哼了一声扭过头决心不理他,下一秒他就被推进了一间小黑屋,王源一惊,然后一支蜡烛被点燃,模模糊糊的照出两人的脸,陆陆续续的不停有蜡烛被点燃,小黑屋也亮堂了起来。

 

王源环顾四周,顿时手脚发凉。

 

墙壁上满满的挂着五花八门的刑具,光是看着就觉得全身都疼。

 

有一个他认识,曾经在电视剧里看过,叫什么木马,专门给那些偷情的女人准备的残忍刑具。

 

马背上有一根竖起的像阴/茎一般的圆柱,不同的是上面还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木刺,女人被扒光衣服,用那行淫/乱之事的地方对准圆柱坐下去,然后进行游街,途中木马会不停的晃动,受此刑法的女人像被贯穿了一样生不如死。

 

王源脸色变了,想到了不好的东西,菊花一紧。

 

“你们……”

 

“害怕了?”鸡哥随手拿过一个布袋,打开,明晃晃的银针。

 

王源顿时想到了容嬷嬷和紫薇,瞬间觉得后背和指尖疼的要命。

 

王源下意识的去看王俊凯,却发现王俊凯正在一眨不眨的盯着鸡哥,脸上露出的是残忍的笑容。

 

王源已经清楚的意识到在自己还没到牢房的时候,他和鸡哥估计就已经相认了,还定下了这个要折磨自己的计划,至于为什么没有像原文中一样亲在一起滚床单就不得而知了。

 

“王俊凯……”王源咬住嘴唇。

 

王俊凯饶有兴致的看向王源,说道:“你说,怎么玩才好玩呢?”

 

王源捏紧拳头:“怎么玩都不好玩!”

 

王俊凯挑眉,然后笑了:“好玩,相信我,源源。”

 

王源:“………???????”

 

-tbc-

 



 

评论(150)
热度(918)

© 华苏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