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苏呀

我愿中国的少年只向上走,不必理会这冷笑和暗箭。

然而我并不需要你负责


王源慌不择路的从旅馆跑出来后,趴在一根锈迹斑斑的电线杆上大口的喘气。

手心里的磨砂感和身体的不适也顾不得,他只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招了辆出租车王源摊在了座椅上,一波波的战栗感袭满全身。

司机问他去哪,王源也不知道,他现在只想放空一切去死一死。

“我看你还是学生吧?怎么凌晨了还在外面晃?家里不担心么?”司机问。

“我不想说话,只想吐。”

“你也没喝酒啊。”司机嘀咕,“那是先带你四处转转?”

王源抿了抿嘴唇,“不用了,我回家。”


王源在客厅沙发里坐了好久,一直到手机设定的闹铃响了起来才意识到该上学了。

他看了眼被扔在地上的书包,走进了浴室。

也没吃早饭,王源早早的就到了学校,教室的门还是锁着的,他索性屈膝坐在地上,打开书包拿出作业,认真的写了起来。

同学陆陆续续的到了,有一个调侃他道:“我们班长怎么跑走廊写作业来着,昨晚干撒子去了?”

王源抬头看着同学,逆着光有些看不清神色,但王源莫名觉得他是在嘲讽自己,于是立马冷了脸。

原本就没什么恶意的同学见状噤了声,跟一旁的人小声的说:“王源这是怎么了?”

对方摇了摇头,“别说了,班长要发飙咯!”

王源捏着笔的手越来越用劲,指尖泛白,他用眼神刺了一下那个说话的同学。

可是他立马意识到不妥,自己怎么变成这样了?同学们明明没有恶意。

“对不起,我心情不太好,你当我犯病吧。”王源诚恳的道歉。

那个脸色有些变化的同学听了恢复神色转而有些担心:“怎么了?”

王源张了张嘴,如鲠在喉。

“没什么,小事,是我太较真。”


上午四节课王源都不在状态,老师已经点了他的名好几次,放学后还把他叫到了办公室。

“你今天怎么了?”

“没事。”

“没事?王源你知道你今年高二了么?”

“对不起老师,我出了点情况,所以状态不好。”

“什么情况?”

“自身的情况,老师我会尽快调整过来,不会耽误学习的。”

“好吧,希望你说到做到,课上不要再走神了,下星期的月考给我拿个年级第一回来!”

王源点头表示会尽力,老师才放他走。

出了办公室,学校里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空空的校园就像此刻王源的心。

篮球场上还有几个男生在打篮球,王源停下来看了一会,轻轻的鼓了鼓掌。

一个男生满头大汗,他将一整瓶矿泉水浇在头上,然后撩起了衣服,露出一大片胸膛,王源一愣,眼神暗了暗,快步走向校门口。

跟门卫打了声招呼,他嘘了口气,刚才他在想什么?

太糟糕了!

“同学。”肩膀被人按下,低沉的声音钻入王源的耳朵,说不清的熟悉感,“你往哪跑?”

王源顿在原地扭头看过去,霎时白了脸色。

“你怎么不说一声就走了?”笑起来时尖尖的虎牙居然有些可爱,可是却又让王源痛恨。

见王源不说话,他又说:“你学生证落我这里了。”

王源还是不说话,默默的低着头。

“王源同学,你是哑巴么?”捏住王源的下巴抬起,他一双桃花眼染上笑意,“明明声音很好听,为什么不说话?”

王源脸色松动些许,抬眼看他,然后后退几步让下巴脱离手指的钳制,他抿抿唇道:“把学生证还我。”

“你会说话啊。”

“……学生证还我。”

“我为什么要还你?”

“学生证,还我。”

见王源有恼怒的趋势,他赶紧松口:“还你,但你得请我吃饭。”

“不请。”王源干净利落的拒绝。

“我大老远给你送学生证……”

“我再办一张。”

他闻言无奈的笑了笑,说道:“想坑顿饭都不给,小气。”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学生证递给王源,“别再弄丢了,我下次可不会帮你捡。”

王源想了想还是说了声谢谢,并没有意识到他口中的“下次”是什么意思。

“你就请我吃顿饭呗,别这么小气!”

王源收起东西,淡然的绕过他走开,“王源同学,你上课这么久肯定饿了,我也好饿,要不我请你吃饭?想吃什么随便点!”

王源闻言脚步稍顿,他的确饿了。

忠诚于自己的肚子,王源转身走到了他的身边。

“你可以考虑狠狠宰我一顿。”

王源看了一眼他,点头道:“我要吃小面,多肉。”

“行!”于是他另外向店主单独买了十块钱的肉给王源,“肉不够再点,你的确太瘦了,得多吃点肉,还有你的胳膊也太细了,平时有好好吃饭么?我看你腿也细,真的要好好补补,胖点后……”

王源摔下筷子。

“你别生气啊,我没别的意思,就觉得你太瘦了该吃点好的。”

王源闷闷的说:“我吃的很好。”

“吃的好还这么瘦?抱着都硌手,我刚看你从学校走出来,失魂落魄的样子,哪里像是会照顾自己的人?你家里爸爸妈妈在么?他们不督促着你吃饭么……”

“你是话唠么?”王源突然出声。

他止了声,十分正经的说:“不是。”

“你话好多。”

“我看你这样,就忍不住叨逼叨。”

“闭嘴吧,我要吃饭。”

“嗯,多吃点!”

“你别看着我。”

“没有啊。”

“……好吧。”

“对了,我还没说,我叫王俊凯,20岁,今年大三,长相过关,单身,会做饭,家庭情况良好,车子房子都有,钱也够用,喜欢唱歌,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唯一一点就是我有轻微洁癖,最重要的是我爸妈都很开明。”

王源手里的筷子砰的掉了一只,这人……是在干什么?搞推销么?

“对了,我是处女座。”

“为什么要特意拎出来说这个。”

“你是天蝎座啊,处女天蝎绝配啊!”

王源愣了一下,绝配什么的……果然不靠谱啊。

“然而这在我身上并不适用。”王源又重新拿了一双筷子。

“适用。”

“这些星座匹配都是男生和女生,处女天蝎也不过……”

“我说的是处女男天蝎男绝配。”

王源哽住了,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王俊凯见状打蛇上棍,说道:“我们都做了,我总得对你负责吧!”

王源脑子一瞬闪过昨晚疯狂靡乱的画面,他低下头,咬住嘴唇说:“我不需要你负什么责,你可以走了。”

“那怎么可以,做了就要负责!”王俊凯说的一本正经。

“不用你负责。”

“我说了要负责!”

王源抬头定定的看着王俊凯的眼睛,“你告诉我,两个男人怎么负责?我从来没想过。”

话音刚落,王源便撂下筷子站起身要走,却被王俊凯一把拉住手腕,“你好歹吃完再走,肉还没动几口呢,多吃点,知道你嫌我烦,我走,你把面吃了,你看看你手腕,细成什么样了。”

王源将手抽出来,睫毛颤了颤,他坐回座位上一口一口的吃着面,王俊凯果然向他说的那样,走了。

王源吃着面,心情高低起伏,说是负责,还不是走了?

原来我竟然是希望他负责的么?王源愕然。


“每天来接你的男生是你哥哥么?”一个女生问王源。

“……他不是来接我的。”

“你跟你哥哥在闹脾气啊?”

“没有,他不是我哥哥。”

王源合上书走到走廊上,百无聊赖的趴在栏杆上发呆。

解释了多少回了呢?数不清了,从那天开始,王俊凯每天都会来接他放学,自顾自的跟他说好多他生活中的事情,强硬的抢过他的书包,旁若无人的说什么这么重把我家宝宝肩膀压垮了就不好了之类话。

他是你哥哥么?

不是。

啊?那你跟他什么关系?

没关系。

是没关系,顶多是一层一戳就破的一夜情关系。


倒垃圾的同桌飞奔回来告诉正在擦黑板的王源,“你哥在门口等你呢!”

不用说王源也知道他说的是谁,“他不是我哥。”

“不是你哥难道是你男朋友啊?”

“……不是。”

王源叹了口气,拎起书包,“我先走了。”

“去吧,你哥等了你很久了。”

王源噎了一下,以前怎么不觉得这个同桌这么好说话?

“你在他面前多提提我就行。”同桌笑嘻嘻的说。

王源抬眼看他,同桌耸耸肩膀,无所谓的说:“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喜欢长得帅的很正常啊。”

王源点点头,转身走出教室继而狂奔。

王俊凯早就捏着一根烤肠等在校门口了,王源一眼就看见了他。

王俊凯见他来了,直接一只手卸下他的书包,然后将烤肠递给他,“喏。”

王源接过烤肠,自顾自的埋头走起来,王俊凯紧紧的跟在他身旁继续开启话唠模式,“王源我今天在路上遇见车祸了。”

王源本来没什么表情的脸突然变了,他抬头盯着王俊凯。

看到王源的神色王俊凯知道他误会了,解释道:“是我遇见别人出车祸了,怎么说呢,挺惨的,本来走的好好的人突然就给撞飞了,血肉模糊的,一个生命就这么走了。”

“嗯。”王源不想表达自己的看法,车祸在这个世界上频频发生,不是路人的错就是司机的错。

“是那个人闯红灯才被撞了。”王俊凯补充。

“嗯。”

“你还是这么心不在焉。”

“我没有。”王源说,“我同桌要我跟你说,他喜欢你。”

王俊凯挑眉:“我对女生不感兴趣。”

“他是男生。”

王俊凯眉头挑动的更加厉害,“我对男生也不感兴趣。”

王源看他,颔首,“嗯。”

“我觉着吧,你还对我防备着。”王俊凯笑道,“我见过你哈哈大笑的样子。”

“……”

“其实吧,我宁愿没跟你发生那件事,正正经经的来追你,你可能就不会对我有这么大的防备心了。”

王源摇摇头,“不是。”

“什么?”

“你今天是不是忘记说什么了?”

王俊凯愣了一下,王源叹口气提醒他:“你每天的例行公事。”

王俊凯眼睛一亮,舌尖微动,吐出一句话:“王源,你让我负责吧。”

“嗯,就是这个。”王源笑了,眼睛弯弯像月牙,“然而我并不需要你负责。”

“王俊凯,让我对你负责吧。”

王俊凯眼里像是盈满了漫天的星辰,亮的不可思议:“行!”

王源闻言嘴角勾起一丝笑容:“你说的,不准反悔。”

王俊凯皱起眉头:“我怎么觉得哪里不对……”





-完-



评论(69)
热度(1657)

© 华苏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