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苏呀

我愿中国的少年只向上走,不必理会这冷笑和暗箭。

这一秒



“王源你啷个回事?”王俊凯摸摸我的头毛,“看你采访都不在状态。”

我微微躲开,不满的说:“别摸,我要长个。”

王俊凯好像听见了很好笑的笑话一样,他笑着搭上我的肩膀,说:“反正你长不过我!”

我抿抿嘴唇,见我不说话,王俊凯可能有些担心:“你生气了?”

“哥像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人?”我装作不在意的摆手。

“我就说嘛!”王俊凯又摸了把我的头毛,“刚看见没,我们应援太强大了!”

我想到了那遍布全场的蓝绿灯牌,心里不禁有些泛苦,我点点头很官方的说:“粉丝们很辛苦。”

王俊凯白了我一眼:“在我面前就不用这样了吧!”

“还有啊我看到好多凯源灯牌哎!左边那个好大我偷偷看了好几眼!上面还有兔子和老虎!”王俊凯兴奋的跟我分享他的所见所闻,“老虎和兔子都特别可爱!我是老虎你是兔子诶!她们还好大声的喊凯源!”

我看着他眉飞色舞的手舞足蹈,心里愈发苦,“王俊凯,你真的不在意?”

他突然安静下来,舞在半空中比划的手也垂了下来,“你说凯源?”

他的神色异常认真,我突然后悔自己鲁莽提出这个问题了,我怕了,也许王俊凯会说,不在意,不管他会回答什么都不会是我想听到的。

我拉着脸摇头表示算了,却听到他说:“举凯源灯牌的大概都是老粉所以才不带上千玺的吧,那时候只有我们嘛。”

“对哦。”我努力冲他笑。

原来王俊凯他看到凯源灯牌是这样想的,为什么不带千玺是团魂,而我想的却是为什么不能是源凯是龌龊心思。

这就是我和王俊凯最本质的区别了吧。


晚上回到酒店,他进了房间就开始脱衣服,嘴上不停的念叨着:“热死了热死了洗澡洗澡!”

我对着脱的只剩下内裤的王俊凯叹了口气:“我说了多少遍了,脱衣服去浴室脱。”

他拉了拉内裤笑着对我说:“习惯习惯!”

他刺溜一下就把内裤扒了下来,我别过头吼他:“粉丝们居然还说你不喜欢露!我看你是个暴露狂吧!”

我嘴上吼着,心里却在想,以前内裤是去浴室脱的啊,今天抽的什么风?

“反正你又不看!都一样!”王俊凯回我,“我在粉丝面前是要保持光棍的节操的!”

“哦。”

我很想问他在我面前就不用了么,但是我张了张嘴还是没问出口。

我听到合上门的声音这才转头,王俊凯已经进了浴室了。

这次酒店的浴室不再是那种透明玻璃的,我松了口气,上次我看到那块玻璃吓得半死,心慌慌的想跑到主页君那里去洗澡,却被王俊凯一把拽住,“都是男的怕什么?不就透明玻璃么?我都洗了!”

当时的王俊凯头发上还滴着水,他拽着我的手勒的紧紧的,脸色居然有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凝重。

我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愣是被他拖回了房间,“快洗快洗,洗完我俩玩游戏!”

我愣愣的看了眼玻璃门又看了眼呈大字型趴在床上的王俊凯,然后转身就走:“我还是去主页君那里洗吧。”

“不行!就在这!”王俊凯麻利的爬起来,揪着我的衣领把我往床上按。

“我要去主页君那里!”我反抗。

“不行!”

我瞪他:“我为什么非要在这里洗啊!在主页君那里一样是洗啊!”

“那你为什么不能在这洗啊!一样是洗啊!”王俊凯抹了把头发。

“因为是透明的啊!”

“主页君那也是透明的啊!”

王俊凯步步紧逼,我被他问烦了,脱口而出:“因为我不想被你看啊!”

说完我就后悔了,因为王俊凯的脸色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沉了下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急忙解释。

王俊凯木着脸说:“去洗澡。”

我站在原地难以抉择,王俊凯扫了我一眼冷冷的说:“没人看你,都是男的有什么好看的?”

我一震,默默的收拾衣服走进了浴室。

对啊,我到底在自顾自的害臊什么?王源你想太多啊王俊凯又不喜欢你。


“王源你在干撒子哟!听不见敲门啊!”王俊凯吼了一嗓子。

“啊?”我回过神,果然听见了有人敲门,于是赶紧站起来开门,是主页君。

他扛着一台摄像机朝我眨眼,我赶紧让道,“进来吧,录花絮么?王俊凯在洗澡,等一会吧。”

“没事。”主页君摇摇头,“这次是分开录。”

“啊?”我歪头看他,“怎么录?”

“王源,是主页君么?”王俊凯又是一嗓子。

我也一嗓子吼了回去:“是!”

“等我!我马上好!”

我忍不住笑了,刚想吼,没事你慢慢洗,这次是分开录,就听见主页君说:“你把自己书包拎着,去我房间录。”

我一愣,还带着笑意的表情僵在了脸上,我略思索就明白了个大概,但我还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去你那?这才是我房间啊。”

主页君看了眼浴室的方向,叹气道:“你懂还问。”

哦,不就是怕粉丝看出来我又和王俊凯一个房间么,我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拎起沙发上的书包,冷淡的说:“走吧。”

出门之际我又冲着浴室嚎了一嗓子:“王俊凯你洗慢点!一身臭汗的!”

“王源你胆肥了!”


来到主页君的房间,我随手将包扔到了他的床上,然后坐了上去:“开始吧,怎么做?”

主页君见我情绪不好,哄了一句:“别冷着张脸了,录下来给粉丝看到多不好?”

我闻言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显得没那么僵硬,我拍拍脸说:“怎么做?”

“就给粉丝看看你的书包里有什么。”

“明白了。”

“……嗯,有什么要提前拿走的么?”主页君支吾了半天才说出口。

我想了想,想到书包里某人千叮呤万嘱咐的东西,突然觉得心情没那么糟糕了,我摇摇头说:“没有。”

主页君点头:“那好,开始吧。”

“文具盒,书…本子书…就书啊书…书……”我将文具盒扔出去,翻着书包里的书,然后抬头看他,“就书啊。”

主页君抿抿嘴唇问道:“有没有钱包之类的?”

我舔舔嘴唇有些不自然起来,一瞬间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放,只好抓住放在一旁的手机放松,并且假装淡定的说:“没有。”

“我可以找找么?”

我瞟了眼书包拒绝他:“不可以。”

主页君却没听我的,直接伸手向我的书包。

“不可以。”我按住他的手强调,他冲我摇摇头,抖了抖手臂,我憋着口气放开他,他从书包里掏出一个袋子放在我眼前,我觉得好笑,这样有意思么?

我拿过袋子塞进书包,几不可闻的切了一声,冷言冷语的说:“哥的内裤。”

主页君停下拍摄,皱着眉头看我:“你这是什么态度?”

“最近粉丝喜欢我盐。”我笑道,“王盐盐,你不是知道的么?”

“不是闹情绪就好。”主页君显得有些无奈,“我知道这么做你不高兴,但是没办法。”

“我不觉得这样糊弄粉丝有什么好处。”

主页君不说话,而后转移话题:“你也会好好装内裤了啊?”

我知道他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便也配合他:“不装的话,又莫得内裤穿,王俊凯又不肯借我。”

其实我没说实话,这内裤压根就是王俊凯给我装的,装完还跑来跟我邀功,临走前还一直问我,内裤带了没内裤带了没,生怕我没带向他借。

主页君动了动肩膀恢复了拍摄,他再次朝我的书包伸出手,拿出了我前两天才买的陶笛。

“这是什么?”

“哥的陶笛。”

“什么叫陶笛?”

我心里明白主页君是为了节目效果,便一脸鄙视的说道:“你真是知识浅薄。”

我顺势拉开包将陶笛拿了出来,说:“这就是陶笛,虽然我不会吹。”

主页君叫我给他演示一下,我顿了顿拿过来象征性的吹了两口,但其实我真的很喜欢这个乐器。

我不会吹只能勉勉强强吹出一阵呜声,不太好听我不禁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起来,不停的摆手:“我不会我不会。”

“你在学校要学这个?”主页君脸色也有些惊奇。

“嗯。”

“好厉害啊!”

“多元化发展。”我拍拍书包,再次抬头看他,“没了。”

主页君沉吟一会,有些不确定的再次问我:“你真的没有钱包之类的?”

我啧了一声,干脆的说:“没有。”

“那你平时钱……”我挑眉,直接打断他,“我钱都放王俊凯那里的。”

说着我掐了把他的腰:“你真不知道假不知道啊?”

主页君一缩,摄像机差点没扛稳,他责怪的看了我一眼:“把你作业拿出来看看。”

我定定的看着主页君,然后放弃似的呼了口气,知道刚刚那段铁定要被剪了。

所有我说的有关王俊凯的,似乎都是拿不上台面的罪恶,而这些见不得人的罪恶却又要在所谓的恰当时机里被拿来当糖安抚那些“凯源双箭头”的粉丝。

双箭头,还没射出来就被掰断了,况且,从来都不是什么双箭头。

我出神的厉害,主页君腾出一只手拍了拍我:“源源?”

“嗯?”我回神拿过书包,“哦对了给你们看。”

我抽出一个本子翻开,“作业…字很不错吧?”

随便翻了两页我又合上本子放进书包:“没错这就是我的作业。没了,就书啊。”

“好了,就这样吧。”主页君合上机盖。

“那我回去了。”我二话不说的站起身。

主页君拉住我让我在他这里再待一会,原因简直好笑,“我去录小凯,录完了你再回去。”

录完了王俊凯的我再回去?我一直憋着的一股煞气喷了出来,气极反笑:“有意思么?”

主页君一愣,然后试探性的问我:“你对这件事意见很大?”

我一怔,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于是趁机狡辩:“没有,就是觉得这样算是欺骗粉丝……”

“不算,这不是。”主页君正色道。

“我知道了,是我钻牛角尖了,你赶紧去录王俊凯吧别管我了,他应该快洗完了。”我催促他。

主页君看着我叹了口气然后走了,我心里苦笑,丧气的垂下头:“还不能表现出对刻意隔开我和王俊凯的过分不满的情绪,好累啊……”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又缓缓的吐了出来,伸手拿过之前被当成遮羞布的手机,切换微博小号刷首页,满屏的预览。

此刻看到这些我有些心烦,我关掉微博界面走出了主页君的房间。

当我敲响了千玺的房门时,我又后悔了,但他开门开的迅速也轮不到我装着没敲过转身走人。

“你不在录花絮么?”他扶着门问我。

“我录完了。”我挑眉,“你录完了?”

他笑道:“看来我是第一个录的。”

“哦。”我点头,“主页君现在在录王俊凯。”

“所以把你赶出来了啊?”千玺拍拍手,“估计是又怕被粉丝们看出点什么。”

我紧抿着嘴唇,无言半天问道:“看出什么?”

“就比如什么王俊凯情人节拍照眼里倒映的是谁,你双手托花嘟嘴卖萌拍照又是谁给你拍的,之类的。”说着千玺还煞有其事的使劲点头,“王俊凯眼里是你,你眼里是王俊凯。”

“……”我一时被说呆了,心思百转千回不由得回想起千玺说的那两次。

王俊凯情人节拿玫瑰拍照那次我的确在房间里,他摆好姿势一直问我帅不帅,我说帅帅帅,他嫌我太敷衍,还说要惩罚我和他合照,他要吊吊的我要做最丑的鬼脸。

而我拍照那次,我承认给我拍照的就是王俊凯,我不看他能看谁?他当时非要比赛自拍看谁的更可爱,我不想理他他就拿烤肠诱惑我,一根烤肠而已我根本不在意,但我最后还是和他比了,刘志宏嘲笑我为了二十根烤肠就出卖自己,但事实并不是他说的那样,我只是私心的想要跟王俊凯在非工作时间有着更多的牵扯,就算是用烤肠来联系。

“你发什么呆?”千玺轻轻的推了我一把,我摆摆手说,“没有啊,我先回去了,估计王俊凯快录完了。”

千玺意味不明的摇摇头,也没跟我说什么就自顾自的关上了门。

我觉得他肯定知道什么,千玺总是什么都看的很透,有着一种与他这个年纪不符的成熟,当然我也是,我有很多很多的小心思,见不得人的小心思。

我从千玺那里回来,站在房门口考虑现在是不是要进去,门却被啪嗒打开了,出来的是主页君,他冲我点点头:“进去吧。”

我侧身让路,目送他进了自己的房间我才走了进去。

王俊凯穿的干干净净的坐在床上收拾书包,看来为了录花絮还专门换上了衣服。

“吃烤肠回来了?”王俊凯抬头看了我一眼笑道。

我眉头一跳,意识到这可能是主页君对于我为什么不在的托词,我没有戳穿而是应道:“嗯。”

“哦,真去吃了?”王俊凯站起身,定定的看着我。

我心头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我还是硬着头皮说:“真的。”

“几根啊?”王俊凯挑眉看我,然后弯腰拿起床上的黑色皮夹抛了抛,“你有钱?”

我愣了一下,刚想着怎么糊弄他,他就开口了:“任姐和小马哥还在现场,胖虎……他应该跟小马哥在一起,主页君的钱在我这里,你钱哪来的?”

王俊凯的表情特别严肃,我瞬间窒息了,虽然说平时的王俊凯特别黏人特别软,但他只要一面无表情就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他一步步逼近我,“钱哪来的?”

我憋着气一把推开他,然后大吼一声:“你搞撒子哟!我问千玺要的钱!啷个凶干撒子!我不就买了根烤肠么!别拿撒子烤肠不健康说事!你别忘了你还欠我13根!”

我表情很凶,心里却虚的不行,生怕王俊凯逮着不放,但没想到他居然轻声的说:“哦,对哦,你可以找千玺。”

语气有着说不出来的低落感,我心里一紧,一个念头从我一直压抑的心里冒了出来,我小声的念他的名字:“王俊凯……”

他甩甩头,拽着钱包的一角脸色有着不自然:“是我想多了……哎呀呀睡觉睡觉,啊我还欠你13根烤肠……啧真是麻烦!”

我看他一脸懊恼的自言自语,脑袋里灵光一闪,念头全都通透了起来,我伸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期待的问道:“你想多撒子了?”

他对上我的眼睛又猛地低下头,甩开我的手呐呐的说:“没撒子哟!你赶紧去洗澡,睡觉睡觉!”

说着一个猛扑到床上脱掉了外套,脱到裤子时他顿了一下,又回头看我:“你啷个还不去洗?”

我别过头走到行李箱那里随手拿了几件衣服,“洗洗洗。”

关上浴室门,我鼻子一酸,王俊凯搞撒子哟!到底是啷个意思哦!还是我又自作多情?操你妈逼!

水淋到我的皮肤上时,我打了个颤,伸手摸索着拿过沐浴露,糊上雾气的瓶子散发着一丝丝清新的香味,王俊凯喜欢用的牌子。

我闭上眼放了回去,就着清水草草的洗了个淋浴。

我用干毛巾包住头发从浴室走出来,床上出现了一个大团子,一旁的沙发上凌乱的摆着王俊凯的外套和长裤。

我走过去伸手推了推团子,“睡了?不是说洗完澡玩游戏么?”

团子里传来闷闷的声音:“不玩了,我好困要睡觉!”

“哦。”我将毛巾披在肩膀上,甩了甩湿淋淋的头发然后撩走沙发上的衣服坐了上去。

我静静的看着团子,想着里面的王俊凯肯定抱着手机缩成一团,不是在听歌就是在打游戏,要不就是一边听歌一边打游戏,想到这我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我拿过手机登上了节奏大师,调了静音默默的玩了起来,节奏很快我的手指几乎跟不上,本来就够勉强的我被王俊凯突然的出声吓了一跳,“你不吹头发么?”

“……”我看着灰掉的一长串和不断出现的miss叹了口气,抬头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探出头的王俊凯,“你要睡觉我怕吵着你。”

“吵个屁啊!去吹!”他冷下脸。

“你上次不也没吹?”我顶嘴。

王俊凯似乎噎了一下,撇嘴道:“随便你。”

我嗯了一声,低头重新开始游戏。

脖子其实早就不舒服了,湿淋淋的毛巾黏在上面像是爬满了蛆,但我就是不愿意拿下毛巾去吹头,凭什么王俊凯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手机一个震动,我手一抖又是miss,我烦躁的退出游戏,拉下通知栏显示的是来自王俊凯的qq消息。

- 分享[文件]

我惊讶的看向王俊凯,不理解他这是干什么,他却靠在床头闭着眼睛假寐。

我抱着好奇的心思点开了链接。

页面还在加载中,但光是标题就让我心肝直颤——TF家族,王俊凯,王源《当爱已成往事》

我没有点开播放键,而是陷入了回忆。

“你有没有看过那个电影啊?”

“没有。”

“那你是怎么表现出mv里那个样子的?”

“就装的啊。”

粉丝们都开脑洞说,源源肯定看过《霸王别姬》,要唱这首歌怎么也得了解一下,就算是好奇也会去看的!

其实粉丝们没说错,我的确因为好奇去看了那部电影,却不是唱《当爱》前而是在采访后。

都问我看过没,我自然要去看看,看完后我说不清楚心里是庆幸还是后悔,因为在那时我才意识到王俊凯对于我就像是段小楼对于程蝶衣。

“为什么不听?”王俊凯问我,嗓音莫名哑了下来。

“不想听。”我退出页面。

“王源你看过《霸王别姬》么?”王俊凯微微拢了拢被子。

我顿了半晌如实答道:“看过。”

他笑了笑,像是松了口气:“我也看过。”

“哦。”

“你觉得段小楼和程蝶衣……”

“睡觉吧!”我打断他。

“你头发没干。”

“我去吹。”说着我放下手机便要站起身。

“你在逃避什么?”王俊凯语气像是拨开了雾,清明到我整个人都僵住了,“王源我给你唱首歌吧。”

我嗓子很干,声带摩擦后只发出了一个带着浓重鼻音的“嗯”。

王俊凯看着我笑:“你会唱就跟我一起。”

我不置可否,却在等他开口。

“我们唱过的。”他说,“我找不到,我到不了,你所谓的爱情的美好,我什么都不要,你知不知道……”

王俊凯慢下来不再唱而是轻轻的说:“若你懂我,这一秒。”

这一秒我与他对视,从他眼里看到了许许多多的东西,我一直期望却从来未曾见过的东西。

“王源……”

“睡觉吧。”我冲他笑着说。

“好。”他也笑。




-完-


评论(66)
热度(989)

© 华苏呀 | Powered by LOFTER